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595706.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四百三十一章 死訊

    


    “找到曉波了?”對于這個消息,趙沐陽很明顯也有些冷聲,他稍微遲疑了一下,隨即笑了笑說道,“這是好事兒啊,曉波人呢,在警c局還是被付老他們帶走了?”

    “沒!”孔錚搖搖頭嘆氣道,“人現在在醫院呢!”

    “人在醫院?”趙沐陽皺了下眉頭苦笑了一聲問道,“錚子哥,你說話不能一氣兒說完么?曉波怎么還去醫院了,是受傷了?傷的重不重?”

    “要是受傷還好了呢!”孔錚使勁兒抓了抓腦袋說道,“他在醫院太平間躺著呢!”

    “人死了?”趙沐陽聽到這個消息也傻眼了,他盯著孔錚看了好一會兒,確認孔錚并沒有在跟自己開玩笑之后,張大了嘴巴問道,“錚子哥,這究竟是怎么一會兒?咱們昨天不都在現場找過了么,沒看見曉波的人啊,他該不會是翻車的時候直接被壓車廂底下去了吧?”

    “不是!”孔錚一擺手說道,“曉波不是咱們遇襲的時候出的事兒,他的身手不比俺差,昨天那種狀況他不會出事兒的,再說了俺當時就親眼看到他從后面車門直接竄了出去,肯定不是那時候出的事兒!”孔錚先是否了趙沐陽的猜測,這才接著說道,“昨天俺師傅不是懷疑曉波有問題么,他人當時并沒有在跟前,不過俺師傅懷疑他應該沒有走遠才是,等咱們回來之后,俺師傅就專門派了一些人去周圍的山坡樹林里面去搜人,昨晚上忙了一晚上也沒能找到人,今天凌晨的時候,有人在距離火車出事兒的地方十幾里地的一處山坳里面找到了曉波,找到他人的時候,他身上中了好幾槍。已經沒氣兒了,不過就在距離他不到五米遠的地方,還找到了另外一具尸體。是楊欣的尸體!”

    “楊欣也死了?”趙沐陽這回更傻眼了,他腦袋頓時有些漿糊?粗族P脫口問道,“楊欣不是昨天上午就已經離開了么,怎么不但沒走,反倒是跑那邊去了?”

    “火車脫軌的時候,楊欣應該就在附近!”孔錚嘆氣說道,“曉波應該是知道了些什么,或者是當時看到了些什么追著楊欣一起過去了,沒想到最后倆人竟然都死在了山坳子里!”

    “你是說曉波追著楊欣過去了。倆人發生沖突,然后楊欣朝曉波開槍,把曉波打死了,曉波也殺了楊欣?”趙沐陽目瞪口呆的說出了自己的推測,他感覺真要是這樣的話,這對兒小情侶當真是他所遇到過的最悲情的一對兒了。

    “也不是你說的這樣!”孔錚撓撓頭,嘆了口氣說道,“倆人發生沖突估計是肯定的了,不過曉波不是楊欣殺死的,楊欣也應該不是被曉波殺死的!”

    “發生了沖突。但他們誰也沒殺死誰?”趙沐陽腦袋有些轉不過來彎兒的問道,“那他倆怎么死的?”

    孔錚想了想說道,“曉波身上中了好幾槍。其中兩槍打在腿上,是手槍打的,但致命傷傷口他們檢查之后說是突擊步槍打出來的,楊欣手里面抓著的是一把手槍,她身上的致命傷也是突擊步槍打出來的,而周圍并沒有看見有突擊步槍!

    “那也就是說,楊欣和曉波都是被另外一個人殺死的,這個人手中拿著的是突擊步槍是吧?”趙沐陽對孔錚所說的情況進行了一番總覺,隨即猛地抬頭看著孔錚問道!皩α!錚子哥,當初火車脫軌之后咱們救人的時候。曾經有人向咱們開槍,打死曉波和楊欣的該不會和朝咱們開槍的是一個人吧?”

    “應該就是!”孔錚點了點頭說道!皫煾凳掷锩嬗袔酌懂敃r那人丟下的彈殼,也是突擊步槍的彈殼,朝咱們開槍的和殺死他們的應該是同一個人,一開始俺師傅還懷疑對咱們動手的會不會就是楊欣呢,現在看來肯定是另有其人了!”

    “這家伙夠狠的!”趙沐陽恨恨的嘟囔了兩句,隨即又有些不解的看著孔錚問道,“哎!不對!錚子哥!按照咱們之前的預計,楊欣應該是罪孽的人才是,制造這起襲擊的應該也是罪孽的人,罪孽的人射殺曉波這個可以理解,可為什么他還要殺楊欣呢?這不是窩里反么?你說會不會是咱們之前猜錯了,楊欣根本就不是罪孽的人?”

    “楊欣肯定是罪孽的人!”孔錚十分肯定的點點頭說道,“罪孽的人身上一般都有紋身標注,男人紋身大多數是在肩膀上,女人的紋身就不一定了,他們在楊欣腳腕子下方的位置找到了紋身標致,并且在她身上找到了一些和罪孽相關的東西,身份基本上可以確定了,至于說襲擊楊欣和曉波的那個人,暫時還不能確定他的身份,不過那人好像也受傷了,在距離楊欣和曉波十幾米外的地方發現了一些血跡,專門找人化驗過,說這既不是楊欣的血也不是曉波的血,這估計就是那個襲擊曉波他們的那個人受傷留下來的,具體是受的什么傷,這個就不大清楚了!”

    孔錚把情況說了一下,趙沐陽也不由得一陣嘆氣,雖然說他到現在還搞不清楚楊曉波當初為什么會獨自一個人離開,不過如今人都沒了,趙沐陽感覺再琢磨那些也沒什么用了。

    兩個人在院子里面閑扯了幾句,過了也就十來分鐘付傳雄他們回到了診所,幾個人一進門,孔錚便迎了上去,看著付傳雄問道,“師傅,有結果了沒?”

    “暫時還沒有!”付傳雄有些無力的搖了搖頭說道,“那邊目前只把死因確定了,其他的還要等尸檢之后才能出結果,你徐叔還有米叔在那邊呢,估計晚上才能出結果,你們這是干啥呢?”

    “沒干啥!沐陽剛給六叔推拿完,六叔睡了,我倆出來說說話!”

    “哦!”付傳雄答應了一聲,嘆了口氣說道,“錚子,等下你要是沒什么事兒的話去警局吧。晚上去替替你徐叔!”

    “?”孔錚啊了一聲,有些遲疑的看了一眼付傳雄說道,“師傅。俺晚點兒去成么,沐陽有朋友要過來。估計等下就到了,俺答應沐陽一起過去接一下的!”

    “有朋友要過來!”付傳雄聽這話先是一愣,隨即微微皺了下眉頭說道,“怎么挑了這個時候?”他隨即意識到自己這話說的可能會引起誤會,便朝著趙沐陽苦笑了一聲說道,“小趙,我不是說不歡迎你朋友過來,不過這真不是個時候啊。這邊罪孽的人八成還沒撤走,那幫家伙還指不定會弄出什么亂子來呢,你朋友現在過來不安全!”

    “我也是這么琢磨了,可他中午的時候都已經到新水市那邊了!”趙沐陽苦笑了一聲,他也琢磨這時候讓張富強過來不大合適,畢竟出了這種事情,大家都忙的夠嗆,并且還死了人,估計也沒那個心情接待張富強,不過張富強人都已經過來了。他也沒辦法讓人家回去,想了想解釋道,“老爺子。你不是說讓我給天罰的人某條出路么,上次我跟您說要好好琢磨琢磨,其實我這個朋友過來就是和這件事兒有關系!”

    趙沐陽提起這個事兒,付傳雄很明顯也愣了一下,他顯然沒想到趙沐陽找人過來是為了這個事兒,稍微遲疑了一下,付傳雄有些不敢確定的問道,“你朋友是想在這邊投資?”

    “可以這么說吧!”趙沐陽點頭道,“我這個朋友是做家具生意的。咱們這邊其他資源是有些貧乏,但我發現木材資源還是有可取之處的。就比如說上次咱們說過的那個紫油樹芯材,它和目前木材市場非;鸨男∪~紫檀非常相像。并且很多地方還要強過小葉紫檀,我覺得這算是個商機,不過我畢竟不是玩兒木頭的,有些事情我也吃不準,就把之前拍攝的一些照片給我那個朋友發過去了,他在木材市場混跡多年,并且目前做的非常大,他要是覺得行的話,這條路估計就可行,他看了圖片很感興趣,不過畢竟沒見過具體的東西,就想著過來實際考察一下,這事兒也怪我了,本來我倆是前天約的今天他過來,昨天出了一堆事兒之后,我就忘了給他打個電話了,今天中午人家給我打電話,我才知道他已經到新水市了,老爺子,你要是覺得不大方便的話,他過來之后我讓他直接回去,你看成不?”

    “我不是那個意思!”趙沐陽話說的客氣,不過付傳雄聽了就多少有些尷尬了,這老爺子呵呵了兩聲搖搖頭說道,“小趙,你朋友愿意過來考察,這是好事兒,我們怎么可能不歡迎呢,不過趕上這種時候真不太湊巧,罪孽的人你也知道的,那幫家伙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這種時候最好還是謹慎一些!”他說著頓了頓,稍微琢磨了一下這才說道,“小趙,不知道你朋友帶了多少人過來考察的?要是人多的話,就緩一緩吧,這邊最近事兒比較多,我們還得外派增派人手,人太多的話,想照顧周全只怕是很難,要是人少的話,那就過來把,我專門派人盯著,你看這樣成吧?”

    “應該……沒多少人吧!壁w沐陽本來想說就張富強自己呢,又一琢磨自己之前也忘了問了,沒法把話說死,于是笑了笑說道,“這樣吧,我先問問好了!”

    趙沐陽說著就掏出手機直接給張富強撥了過去,大約是在路上信號不好的原因,他撥打了幾次,張富強那邊才接了電話,電話一通,張富強就埋怨路不好走,對此趙沐陽只能是尷尬的笑笑,那邊信號也實在是夠差的,張富強剛抱怨了兩句,趙沐陽這邊又聽不見動靜了,喂喂的喊了好幾遍,那邊也沒個答復,趙沐陽只能是嘆了口氣,掛了電話再打。

    趙沐陽一連打了十來遍電話,總算是又打通了,這回他學聰明了,通了直接就問張富強幾個人,老張嘿嘿一笑說是和瑤瑤一起過去,趙沐陽愣了一下,剛想問哪個瑤瑤,隨即就意識到張富強指的應該是黃敏瑤,他連忙干笑了兩聲說你帶嫂子一起來的啊,張富強說帶黃敏瑤出來溜達溜達,還沒等說其他的,電話又沒信號了,趙沐陽無奈的搖搖頭,將手機揣了起來,隨即和付傳雄說只有兩個人,付傳雄一聽這個也是松了口氣,隨即表示讓小草和孔錚一起去把人接回來,等回來之后他再找人保護。

    從本本質上,趙沐陽感覺自己和天罰之間做的就是一筆生意,天罰有需要用得著他的地方,他趙沐陽同樣也有用得著天罰的地方,雙方之間算得上是各取所需,而從一個生意人的角度去看待合作伙伴,趙沐陽很明白連接大家最牢固的一條紐帶就是利益,因此在溝通的時候,趙沐陽選擇了一條最為直接的方式就是直接談利益關系嗎,而事實證明,這個也的確是最管用的。

    在得知張富強是過來考察投資環境之后,付傳雄還是比較上心的,張富強到了縣城給趙沐陽來了個電話,付傳雄直接讓小草和孔錚一起將張富強先接到了診所這邊。

    趙沐陽并不追星,對應明星他也沒有多少特別的感覺,不過張富強帶著媳婦過來之后,趙沐陽總算是見識到追星族有多狂熱了。

    邢亮這個診所不算小,除了看病之外還買藥,什么護士,收銀,賣貨的加一起有七八個人,這些基本上都是些歲數不算大的女孩兒,張富強他們來的時候是四點半多了,正好趕上下班點兒,有幾個女孩衣服都換好了,看見黃敏瑤進來了,一個眼尖的突然大喊了一聲“黃敏瑤”緊接著便飛也似的竄了回來,其他幾個女孩被她這么一喊也都以最快的速度圍到了黃敏瑤和張富強身邊,嘰嘰喳喳的開始問這問那,一旁還準備迎接一下的付傳雄等人頓時尷尬的要死,邢亮都恨不能直接沖上去將那幾個丫頭拽開了,可還沒等他動手呢,那邊從病房剛出來的邢敏也火速沖上前去,加入了追星的行列。(未完待續)(www.9595706.live)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 上海时时乐今天开奖全部号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贵州快3几点结束 福建体彩36选7兑奖表 山西11选5遗漏数据 澳门博彩公司 贵州快3走势图一定牛 股票资金流向查询 疯狂飞艇是官方的吗 后三组选包胆规则 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