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595706.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二百零二章 破陣出世

    所謂引魂天燈,其實是一盞做工極為精致的斗燈。(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高度約莫成年男子半個手臂左右,全身都是用青銅所鑄,比起尋常道觀里供奉的斗燈來說,引魂天燈可以說是太過小巧了些。

    斗燈這種東西由燈、米、劍、尺、剪刀、秤、鏡、斗傘、斗簽等各項器物,置入于圓形斗筒之中所組成。而塔身內設有機關,能夠發出響聲,其聲如雷鳴破曉。

    而它發出聲音的條件非?量。

    需邪光入鏡面,而鏡面泛陽世真型,塔身高亮時,才會引動內部關卡,發出聲響,破滅邪瘴,得以醒神鎮魂!

    道宗有幾樣法器番寶,其中就數這引魂天燈來的最為離奇,用于辟邪固封最為適合。

    寧裴山知道它的用法,可沒有一次使用過它,甚至連看著師尊使用這盞斗燈的時候,也是屈指可數的。

    要想驅使這件法器,使用者必須以自身的正氣激活。

    當然也就是說,這是人為使用的時候。

    寧裴山連忙將它從包袱里掏出,引魂天燈到了他手中像是為什么東西所吸引一般,頂部的法鏡旋轉的更為厲害了!

    寧裴山心下大驚,他可從未見過這盞法器會自己運轉的情況!

    這聲音來的太過突兀,眾人不由轉回頭來看向他。素問視線一掃寧裴山手上之物,整個人臉色大變!

    “引魂天燈出了何事?!”

    而回應她的,卻是寧裴山的茫然。眼前的情況也是他從未經歷過的事!

    “咔擦……咔擦……”

    一道極為細碎的聲音,適時在幾人身邊響起,像是寒冬入春,河流破冰的響動,綿陽而持續。

    素問連忙向周圍看去,四周似乎并沒有什么變化,就連那些觀禮的宗派人士也紛紛收回了視線,像是根本沒有聽到發生了何事一般!

    “寧裴山?”

    眾人不明所以,都以為這道宗的引魂天燈出了什么故障,而一旁寧裴山的魂體卻無力的看著這一切。

    事情到底還是發生,不,該說本來這一切就該如實發生才是。

    就算沒了引魂天燈的幫助,在寧裴山的眼里,這誅仙臺并不是自己當年所看到的那樣。

    千年的修為,寧裴山自然能看破迷障。這樣的幻界不過是邪祟涂上蜜糖的花朵,等待的是食人花劇毒的陷阱。

    誅仙臺這樣的地方并不是一開始萬慈寺就有的,只聽聞當年修建寺廟的時候,在此處挖出塊石碑上面寫了這幾個字罷了。自己曾經問過法華大師,到底何解。而大師的理解是這樣的。

    凡是皆有法度,誅仙即善惡懲戒,步踏神罡,上達天微微點頭聽,有準則之意。佛系里不也有戒律堂么……

    只是今日想起來,寧裴山才知,法華大師錯了。

    誅仙臺,一個連神仙都能泯滅至死的地方!

    引魂天燈在寧裴山手中不斷發出震動,法鏡也旋轉的更加迅速,隨后一道耀眼的光芒從法鏡中迸射而出,竟朝著大典上的供臺方向直射而去!

    “鏘!”又是一道驚雷般的炸響!

    這道炸雷仿佛從天邊滾滾而來,氣勢磅礴。伴著法鏡的閃耀,猶如滂沱大雨將至,四周電閃雷鳴一般,驚天撼地!

    “咔擦……咔擦……”

    伴著雷鳴聲,破冰聲的再次傳來,卻比方才來的更加迅速,像是雪崩之前的預兆,仿若是什么東西碎裂了一般!

    “砰!”

    裂帛聲越來越大,在最后終于化作一道炸裂之聲,像是鏡子砸碎地面的響動,清脆而絕美。

    快逃……快逃……

    寧裴山看著眼前的幻象如碎落的鏡子一般,如一縷幽魂落在眾人身后,他伸出手想要抓住他們,可并沒有絲毫的作用。

    那些曾經自己的視為親人一般的師弟,朋友,就這樣走向了黃泉之路。其實,從一開始,他們接到大典的請帖之時,所有人便已經踏入了陷阱之中。

    誅仙臺上祥和的景象都是假象,而落入他們眼中真實的景象,比任何恐怖畫面都來的殘忍!

    鏡像破滅后,空氣中布滿了血的味道,整個世界仿佛在顫抖,一片修羅地獄的景象!

    整個誅仙臺的上空,邪氣如滾滾濃云陰霾無法散開。燔柴爐中的火焰高高燎起,竟是森森綠芒!紅燭上,經幡上,寶頂上,連鋪著黃絹的供臺都以被濺上了帶著尸肉的血跡,正一滴一滴的落下,在地面上匯成了一灘又一灘!

    一個個鮮活的生命化為烏有,滿地都是尸體的殘渣。石臺上的泥地早已被浸泡成了紅褐色,鮮血已經無法凝固,踩在上面甚至都濺起血花!

    到處的桌臺上,掛著早已辨認不出的肢體部位。它們好像千刀萬剮一樣,透露,肢體崩裂著,軀干支離破碎,早已分不清是誰的尸體,亂雜的混在了一起。

    還有些活著的人,他們正在相互撕咬著,砍噬著彼此的身體,哪怕倒下來,也要將對方活生生的拖入地獄!

    在這被血光吞噬的時刻,已經分不清什么是武器。血紅的手,鋒利的牙齒,劍芒過處,一張張臉孔迫不及待地被撕碎。

    各宗各派的人,腦中早已失去了理性,失控似的去滿足自己殺戮的**,F在看來,世界上最美妙的感覺就是能用自己的雙手抹殺一切的快感。傍晚時分,火光沖天,映射之下,夜幕降臨吞噬著天地僅存的光線。

    遠遠望去,早已分不清眼前是夕陽還是鮮血染紅了大地……

    遠處的那座拈花鐘樓中,幾百年歷史的黃鐘已從樓吊處坍塌,裂口處足有尺寬,歪斜的落在地面上,砸入青石板中,破碎成了幾塊。

    而在典禮正中的高臺上,一身紫衣袈裟圣潔萬分的法華大師,血跡已經染紅了他的衣袍,那張慈眉善目的臉龐正如脫落的石膏一般,一點點顯露出畫像的真身!

    那是一張瘋狂的臉龐!

    血絲漫步在他的眼角,臉上的青筋暴起,猶如一只嗜血的惡魔!

    法華大師雙目赤紅,猶如夜梟的眸子一般深邃而陰鷙,正冷眼看著眼前的一切惡行,他贊美它們,享受它們……

    他手中依舊握著錫杖,受持錫杖可“彰顯圣智”、“行功德本”,而此時這件法器卻成了他用來屠殺生命的利器!

    在他的身后,血光沖天而起,無盡地血色霧氣在繚繞,陣陣腥風聞之令人欲嘔。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 大乐透复式买法价格表 辽宁十一选五单码计划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号码 股票融资账户有什么条件 陕西快乐10分技巧 排列五内部软件 七位数历史开奖号码表 app股票配资平台 今天河北11选5走势图 股票融资杠杆最高几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