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595706.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445章 沒忍住

    大廳內迎面的墻上,一面巨大的靈木雕刻著神獸重明鳥的圖案,墻下一張寬榻,一個和藹可親的中年金丹男修士微笑著看著余嘯。(看啦又看小說網)

    “你是新加入崇靈派的弟子,名叫余嘯對不對?我是聶正初,是你的掌門!

    余嘯拱了拱算作行禮。

    聶正初毫不為意。等她活得下來,再說這些禮節問題。

    聶正初說了一大堆,大意是崇靈派很看重余嘯這種青年才俊,讓她好生努力,不要辜負了大家對她的期望。

    余嘯覺得好笑,自己都幾百歲的人了,還被稱為青年。

    聶正初又說,因為余嘯自己練的功法都不成體系,為了發掘余嘯的潛能,他決定傳授她一門特別的功法。

    余嘯做出很高興的樣子道謝,兩人客氣了一番。

    聶正初指著旁邊的青年男子道:“這是我的親傳弟子,聶和。在門派之中,他就代表了我。不管你修為多高,你都必須認他為師兄!

    余嘯有些驚訝,聶正初還特別交代聶和的身份,好奇地掃了一下聶和。只是三靈根而已,沒什么特別的。

    聶正初這么看重聶和,為啥不給他點神魂呢,難道是怕他承受不住。

    余嘯正在琢磨著,聶和上前來,又偏了偏頭,示意余嘯跟他到后堂去。

    一直走到高樓最后面的廂房,推門進去。呂巧和另外兩名金丹修士已經在里面等著了。

    聶和給余嘯簡單介紹了一下,說呂巧是傳她功法的人,另外兩名金丹修士是護法。

    呂巧對余嘯點了點頭,探頭往聶和身后望,失望地問道:“聶師兄,今日只有一個人嗎?”

    聶和反問:“你還想有誰?”

    呂巧動了動嘴,低著頭不說話。

    她與余嘯的計劃,是要趁著注入神魂的時候,把荊八救走。

    以往抓到人,等不了兩天就會注入神魂,荊八已經被抓住半月了,還沒被帶過來。

    呂巧擔心是被人看出了端倪,手都嚇得抖起來。

    余嘯打量著崇靈派的這幾人。

    大概算下來,崇靈派金丹修士應該有十幾名,在地級界算是實力很強的了。

    突然,她捕捉到了聶和看向呂巧的表情,嫉妒、憎恨、厭惡這種種神情,讓聶和的臉都變形了。

    聶和察覺到余嘯在看他,又恢復了不動聲色的樣子,揮了揮手,“趕緊開始吧!

    他指了指地板上的法陣圓環,讓余嘯站進去。

    余嘯挑了挑眉,呂巧對她點了點頭,余嘯站進法陣,盤腿坐下。

    呂巧身上的神魂雖然對她的修為沒好處,卻讓人對她莫名地信任,不能算是一無是處。

    石板地面上有些深色的痕跡,很像是血痕,屋子里也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法陣亮了起來,一共三層。

    余嘯在最中間,其外是呂巧,最外面是兩個護法的修士,聶和在法陣之外。

    余嘯什么事情都不用做,護法修士也只是坐著,最幸苦的人是呂巧。

    她屏氣凝神,白凈的臉上很快出現了黃豆大的汗珠。運功一個時辰之后,從她額頭處飄出一根紅線。

    余嘯定睛一看,那紅線是一縷赤色的煙霧,太細了,看上去才像一根線。

    那線完全脫離呂巧額頭之后,護法的修士伸手托著呂巧,齊齊退到了法陣外。

    余嘯定睛看著那根紅線,張嘴一吸,吸入口中,吞了下去。

    一團溫熱出現在腹中,絲絲縷縷的靈力飄到了金丹。這是純的神魂,香味更濃,但分量太少,余嘯還沒回過神來就沒了。

    同時余嘯身上紅光一閃,她剛剛恢復到筑基期的修為,又被壓制了下來。

    護法修士愣愣地看著余嘯,他們還沒有見過這樣的情況。

    被注入神魂的修士,不能承受的,直接就自爆了。這些法陣,就是防止血肉飛濺出來的。

    就算能夠承受的,也會痛苦地掙扎一番,氣機亂涌,法術亂放,然后就是修為陡然升高,至少提升一級。

    特別是筑基后期的修士,直接突破大圓滿結丹的已經出現了四個。

    但像余嘯這樣,安安靜靜地吸收了神魂,不鬧不吵,修為卻降了下來的,還是第一個。

    “怎么了?”聶和走過來,粗暴地推開呂巧。

    “你們怎么搞的,不是傳我秘法嗎?為什么我的修為被壓制住了?”余嘯倒打一耙,搶先說道,深深地看了呂巧一眼。

    呂巧反應了過來,接話道:“完全融合了,只是有些排異反應。你的修為很快就可以恢復的!

    護法修士對看一眼,議論起來。聶和死死地盯著余嘯,臉上又出現了他看向呂巧時的復雜表情。

    余嘯卻不怕他,直直地和他對視。

    “我去稟告掌門!甭櫤鸵崎_目光。

    “我先把她帶回我那里去,方便觀察情況!眳吻杉奔钡卣f道。

    “隨便你!甭櫤蛠G下一句話,朝前堂走去。

    呂巧拉著余嘯,走得飛快,到了自己的院子,放出隔音符,才跺著腳道:“前輩,你怎么把神魂吃下去了?”

    余嘯摸了摸頭,“神魂太香了,我沒有忍住!

    按照計劃,就算呂巧給她注入神魂,她也應該先把神魂放在一旁。

    余嘯覺得這樣顯得自己很貪吃一樣,辯解道:“我的肚子里又沒有盒子,還不是只能用靈力來包,誰知神魂就和靈力融在一起了!

    呂巧無語地看著她,又不敢質問,只是反復地說著:“現在怎么辦、怎么辦?你的修為又被壓制住了。自保都難,怎么救荊八出去?”

    余嘯拍拍胸膛,“你別擔心,我沒有靈力照樣救人。等著吧!

    呂巧稍稍寬了些心,看著余嘯。

    兩人沉默地對視著,良久,呂巧用試探的語氣問道:“前輩?”

    “等我靈力恢復一點,才能拿東西出來用。我現在乾坤袋都打不開!

    “……”

    呂巧抿了抿嘴,沒有作聲。

    余嘯覺得不好意思,沒話找話地說道:“我看那個聶和,很得你父親的信任!

    呂巧點了點頭,“聶師兄是我爹撿到的,與我父親情同父子。在我父親入贅我家之前,就跟著父親了!

    她猶豫了一下,道:“我娘在世的時候,懷疑聶和就是我爹的孩子!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