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595706.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410章 能行么?

    老混混的首映典禮上,星光熠熠。(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媒體實在太多,汪言沒跟著安曉芳湊熱鬧,拉著王牧野來到水立方附近一家影院,買票進場。

    倆男人看別的電影是有點怪,看老混混,反而特別契合。

    不少帝都男人成群結隊的來觀影,難得壓下一次小鮮肉的女粉們。

    臨到開畫,6點半的上映場次居然接近滿員,上座率有9成左右。

    汪言暗中觀察,小聲問:“你覺得票房會怎么樣?”

    王牧野隨口道:“只沖著那些演員,兩天時間都會有兩億票房,接下來看質量吧!

    是這么個理兒。

    影帝影后+小鋼炮+兩大小鮮肉,羨慕不來的陣容。

    兩人安心看電影,時不時冒出一句評價。

    汪言的第一感覺是:“前半段太溫吞,劇情關聯度太疏松!

    王牧野的關注點截然不同:“影像呈現和場景設計非常好,臺詞鋪墊夠味!”

    再看下去,汪大少皺眉:“這劇情發展有點侮辱觀眾智商?”

    王牧野點點頭,表示認同,然后又找補回來一處優點:“那種英雄遲暮的悲壯感鋪墊得很好!

    “劇情骨架太脆弱,一戳即破!

    “但是精神內核應該能引發共鳴——我之所以盧瑟,都是時代的錯,我可以輸,但不會服!

    汪大少終于認可:“雖然有點廉價,但是這片子該戳的點都戳到了,難能可貴!

    難能可貴是因為當下電影市場里爛片扎堆,對比出來的。

    如果真要讓汪大少給電影打分,10分制,最多給6分。

    前期真是靠演技、巨星、帝都方言的韻味撐起來的,沒比原版魔女強到哪兒去。

    原版魔女前期雖然沉冗,但劇情那根線可不散,始終是在向前推動的。

    “引以為戒吧,咱們拍魔女時,前期要漂亮!

    汪大少最終做出總結,緊扣今天觀影的核心主題。

    王牧野默默點頭,沉思著什么。

    大少與王牧野的合作很合拍,這是一個非常專注的青年導演,用心,對電影有那種熱愛,很難得。

    看完電影,兩人坐車來到附近的盤古七星酒店,參加答謝宴。

    一點不夸張的講,今天來了半個娛樂圈。

    華藝+小鋼炮+管導,威力驚人。

    別說汪言這個外行人,就算是安曉芳這個著名制片人,在今天的場合里都算不上什么大咖。

    汪言樂得輕松,到處撒摸女明星。

    閑來無事,賊兮兮開著雷達,掃人家妝下實際顏值,以及特殊分。

    嘶……嘶闊以!

    大開眼界!

    很多知名女星的特殊分,低到可憐。

    長期高強度工作、作息時間不規律、日常濃妝都是重要原因。

    至于核心原因……咳咳,沒有什么核心原因!

    看到自助餐桌上張牙舞爪的大螃蟹,汪言默默掰下一根蟹鉗子,把掃到的一切放在心底。

    在現場,汪言終于看到了渣渣。

    顏值99分,在大少心里如同標桿一般的存在。

    盛妝狀態下,美得要人小命。

    然后周圍一個流量女星都沒有,估計是怕成陪襯。

    不止是她,其余幾位以美貌著稱的女星都一樣,互相之間隔得老遠。

    哪怕場內沒有扛著設備的媒體記者,仍然保持著王不見王的姿態。

    冰冰、丫丫、熱吧、秘密……盛妝下都是頂級的漂亮。

    不過冰冰總分最低,丫丫瘦弱得令人心疼,熱吧濃妝顯老氣,秘密累得狀態極糟糕,全場真就是渣渣分最高。

    傳說中的素顏第一,果不其然。

    緊接著汪言又看到了女二號備選之一,王海鷗。

    分數意外的保持得很好,成熟嫵媚,渾身風情。

    觀察對方片刻,想象著如何做蛇蝎美人的造型,做出來以后是什么樣的效果,汪大少滿意點頭。

    確實很合適。

    女人——尤其是女明星——對于這種觀察總是很敏感的。

    汪大少正打量著,她突然側頭,望來一眼。

    視線相對,王海鷗微微一愣。

    應該是因為太面生。

    汪大少83點的顏值分,在日常圈子里是帥哥,擱到娛樂圈里什么都不算。

    人家接觸過的90分帥哥都論箱計算,不至于因為汪言的外形驚訝。

    百分百是在想:這誰?為什么用那種眼神看著我?

    汪大少對她頷首示意,結果王海鷗微微一蹙眉,像是沒看到似的轉過頭。

    囧……

    對于事情本身,大少表示可以理解,現在這場合,換誰都得注意。

    不過心里仍有點微微不爽。

    年輕人都一樣,控制得住情緒,不代表沒有情緒。

    所以不給她女二號,換人?

    怎么可能!

    片子好才是第一位的,氣質形象契合角色,那就必須請她。

    最多就是不給她講戲唄……

    逛街似的轉一圈兒,汪大少被王牧野拉到寧導那個圈子中。

    寧導、渤哥、錚哥、寶寶,華語喜劇圈的半壁江山都在一塊兒。

    人都是好人,隨和沒架子,但是聊起來共同話題不多,只能浮于表面。

    汪大少沒強求,只道:“牧野的新片子如果缺投資,盡管找我,條件你們看著開!

    讓寧好錚哥豎起大拇指,直呼仗義。

    交好嘛,首要為誠。

    汪大少最不缺的就是錢,投資千八百萬補窟窿,眼皮子都不帶眨一下的。

    虧點錢算什么?

    一方面鼓勵王牧野,一方面賣人情給寧導錚哥,順帶與韓家如搭關系,怎么算都是賺。

    至于那片子的劇本怎么樣,不重要。

    現實主義題材,汪大少看都懶得看。

    聊一陣兒,安曉芳終于倒出空來,拉著汪言去“拜碼頭”。

    純粹的演員,汪大少懶得認識,哪怕是女明星亦是如此。

    主要是見見導演、投資人和院線方,宣傳一下王庭影業。

    拍真正煎餅俠的大鵬讓汪言感覺很親切——我有一個小老妹兒,對煎餅愛得深沉……

    陳渣誠讓汪言感覺很不爽,這貨太狂。

    聊上沒兩句,高高在上來一句:“小汪,年輕人有心氣兒敢折騰就是好事,加油,我覺得你能成事兒。哥看人,從來不出錯。不過做導演沒那么簡單,片場碰到擺不平的事,盡管打哥電話!

    是壞話么?

    不算是。

    就是那姿態,忒尼瑪高,整個一成功者前輩形象,指點小朋友似的。

    優越感爆棚,真沒慣著汪言。

    安曉芳回頭安慰大少:“別跟那人一般見識,他歷來那樣,自戀狂、大嘴巴,什么都敢往外噴!

    汪言對此人略有耳聞。

    去年采訪時,渣誠極其誠實的講:“有時候我懷疑一夫多妻制才是正確的,大部分成功人士,一開始奮斗的動力都是女人,他們希望擁有很多的女人,漂亮的女人,這是**,是最自然的東西,我們不應該回避它!

    談到為什么要做導演,神句又出:“我太豐富了,光是做演員,承載不了我的豐富!

    拿煙頭給媳婦燙一道疤,洋洋得意:“煙疤到現在都留著呢!”

    碰到這種人,汪言能怎么辦?

    暫且忍著唄!

    今天的場合實在沒法懟人,而且大少沒有任何能把丫抽疼的成績——圈子不一樣,談錢沒意義。

    別給哥機會,否則送你一片……

    咳咳,蟹哥你把鉗子放下,我只是活躍一下氣氛……

    默默記住,記仇汪又跟著安曉芳轉戰別處。

    重頭戲是和老混混主創團隊打招呼。

    管導衣著樸素簡單,話不多,卻是一位十分有個性、倔強的導演,相比之下,寧導圓滑接地氣得多。

    所以,照面的時候,管導沒怎么搭理汪言。

    管琥特別看不上為了捧女人玩票的煤老板富二代,覺得那些人沒有拍電影的誠意。

    汪言笑笑拉倒,沒再往上貼,但心里多少有點佩服。

    電影人對電影有熱忱有態度,是觀眾們的幸事,更是國家文化實力發展的幸事,不管實力如何,所有的探索都是于民族有益的。

    至于個人之間合不來,那就不做朋友,各搞各的唄!

    小鋼炮的態度比管琥更冷淡,鼻孔朝天,牛得一批。

    倒是華藝王三石對安曉芳表示出足夠的尊重,對汪言則很好奇,只是態度太油滑,令人不喜。

    小鮮肉凡凡……看到安曉芳直接避開了,躲瘟神似的。

    氣得安曉芳直咬牙。

    汪言的心態倒是保持得很好,新人進圈,又沒什么名氣,不受重視很正常。

    王思明參加的幾次娛樂圈酒宴,也都是如此,根本不像外人想象得那樣,女星和圈中大佬上桿子巴結。

    女星其實是躲著王公子的,名聲損失不起。

    大佬們則是比較警惕億達影業,好項目從來不愿意帶著億達玩,只在搶排片時在商言商。

    真正巴結王公子比較厲害的,主要是流量和三線女星,那真是當成親爹似的哄著。

    汪言現在沒那力度,跟錢沒關系,差一條院線。

    如果有一天能把億達的院線吃下來,直接原地升天,比螃蟹都橫。

    可惜喲,暫時只能想想。

    眼下最重要的事,還是做好制片人兼導演,給王庭娛樂趟出路來。

    一圈賺下來,氣沒少受,收獲基本等于沒有。

    非要說有的話,那就是更明白娛樂圈是怎么回事了。

    在這里,所有人的終極目標都是為錢,但是,錢卻不是最重要的。

    金錢,更像是附帶的結果,自然而然。

    最虛榮最浮華的圈子反而看不上錢,多可笑?

    然而這是事實。

    煤老板想拿1000萬砸誰一夜,可以,但是掏再多的錢,都永遠不可能得到圈子里的尊重。

    不拿出成績、資源、才華來,沒人把你當根蔥。

    如果有才華,哪怕人品再渣長相再丑,照樣有人崇拜——比如陳渣誠,比如小鋼炮。

    于是,汪大少又重新找到奮斗的動力了。

    你們拿神豪、拿帥哥都不當回事兒,是吧?

    等著,哥搞起藝術來,怕你們吃不消!

    這部片子,哥導定了!

    原本汪言是打算讓王牧野掛名第一導演的,但是王牧野已經簽約寧好的公司,那么干等于是在做慈善,白送人家大禮,起不到宣傳王庭影業的效果。

    現在,汪言想開了。

    總導演自己來,王牧野正常掛第二導演,但是宣傳路演的時候,讓王牧野領隊,傅雨詩、娜吾陪跑。

    我既要做制片、導演、編劇,又不露臉,就是走神秘路線了,愛咋咋地!

    大不了花錢壓八卦嘛。

    現在的媒體太好對付了,只要有錢又肯花,什么都能搞定。

    比玩錢,誰怕誰?

    決心一定,汪大少頓時輕松下來,再看廳里的大佬美人,只覺得不過如此,一群木偶假人罷了。

    帶著這樣的心態,汪言找上紫韜。

    同團隊友,回國四位,今天居然來全了。

    但是四個人基本沒什么交流,又是所謂王不見王的規則。

    握手寒暄兩句,沒等汪大少切進正題,紫韜搶在前面開口:“你們的電影想上暑期檔?”

    咦?有意思……

    汪言輕松的笑笑,沒咬死:“有這個打算。您對上映日期有什么想法嗎?”

    紫韜莫名其妙的一咬牙:“如果你們保證能在暑期檔上映,我就接!

    把汪言都整懵了,這么順利?

    安曉芳略微一思考,琢磨過味兒來了。

    小聲提醒汪言:“盜墓筆記定在暑期檔,致青春2沒拍完,但最有可能還是暑期檔……”

    所以呢?

    “那兩部片子的主演分別是小鹿和凡凡……”

    噢!

    紫韜的兩位隊友是吧?!

    汪言終于明白了,感情是屋里韜韜不知怎么受了刺激,想跟隊友別別苗頭?

    “沒錯!”

    紫韜坦然點頭:“我就是不想讓別人拿我跟他們比,說我不行。我要證明,我不比任何人差!不管是干什么!”

    嚯,這人真是根少見的直腸子!

    汪言以前不了解紫韜,現在倒是有些欣賞了。

    直率的人往往有點愣,但是再壞都壞不到哪去,帶起來應該不麻煩。

    想了想,大少反而開始拿喬。

    “只要你把勁頭用在電影上,大家共同努力,我想,拍攝進度應該來得及爭暑期檔。片子好壞是我們導演組的工作,但是角色出不出彩,你可以掌握在自己手里!

    這句話比什么吹捧都更令紫韜心動,馬上沖汪言伸出手。

    “一言為定!拍電影,我是專業的!”

    逗逼,你哪來的自信?

    汪大少哭笑不得,不過,卻很喜歡對方展現出來的勁頭。

    有流量,便宜,又憋著一口氣,應該會很好用。

    談價格、排檔期的事兒,汪言再沒參與。

    最終定下來是一個月,500萬,比正常價位偏低但很有誠意。

    是項目組有誠意,張勁這個名義上的男一,片酬才200萬,差出去一倍多。

    電影圈就是這么殘酷,沒有票房號召力,一切都是空。

    以《一代宗師》拿到最佳男配又如何?

    票房本就不高,而且那點票房也是導演墨鏡王、主演電眼梁和影后章的功勞。

    如果不是安曉芳跟張勁愛人蔡芍芬的關系非常好,這機會都輪不到張勁,得去參加試鏡,和別人爭。

    女一女三男一男二這幾個主要角色都已經定下來,剩下的角色可以正常試鏡了。

    日子安排在12月28號,趕在年前。

    女二女四加一堆配角,很簡單。

    女二號,汪制片其實很屬意王海鷗,不過既然不熟悉,那就得走程序。

    三位主要目標加上各大公司的女演員,誰發揮最好就給誰。

    定下日子,發出試鏡邀請以后,安曉芳和大少開了個玩笑。

    “試鏡之后,到發合約之前的那段時間,如果大少你愿意,可以夜夜做新郎,不會有任何麻煩。怎么樣,要不要試試?”

    “我不是那種人!

    大少表現得很淡定,高冷又沉靜,令安曉芳嘖嘖稱奇。

    但是,汪言原本打算和她講:面試我就不去了,你們搞定吧。

    結果悄悄改了主意,沒開口。

    額,我只是好奇,就看看,啥都不干……

    真的!

    可怕的是,安曉芳信了。

    更可怕的是,汪言自己都沒信……

    這世道啊,總是讓有錢人左右為難!

    幸好在那之前,還有一場帝舞的圣誕聚餐等著,可以幫汪制片定定心。

    能行么?

    能行……吧?!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