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595706.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二百三十八章 如愿

    “以黑河為界,兩國盟于北浮丘,各自退兵。(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白術與阮亭的對話動靜雖小,卻瞞不過諸人耳目。

    但此時此刻,也無人會在意他們,

    與帳外喧吵熱鬧的情形不同,主帳之中,卻是一片肅殺。

    一身銀甲的安俊臣面帶冷笑,沉聲開口道:

    “你們衛人還需償我軍錢幣,沉金五萬,爍銀十萬,法絹五萬匹,靈玉三千箱!

    “再且……”

    安俊臣頓了頓:“妙嚴禍亂天下,流毒蒼生,他的命,你們不能留!”

    “黑河為界?”

    在長案的另一側,陸羽生三人背后,侍立著數十個衣著華美的男女,聽到安俊臣的話語后,人人臉上,皆有不忿之色。

    “你們鄭人口氣這么大?想把徐平關都吃下去嗎?!”

    一個腰間配美玉,做儒生打扮的男子冷笑連連:

    “這不是和談的言語!”

    “閣下是誰?”。

    “烏宛竇氏,竇琺!蹦凶影郝曢_口:“師承王象一脈!”

    “我殺人的時候你還在吃奶呢!

    安俊臣搖搖頭:“軍國大事,是酸臭腐儒能摻和的嗎?王象一脈三次傳道,又三次被樂正和正統趕回老家,你們的經義,不過是污人耳目,不聽也罷!

    儒生打扮的男子面紅耳赤,他似要爭辯幾句,又不敢開口,被同伴一扯,也就順勢借坡下驢了。

    一眾大鄭將軍臉上都帶著戲謔的笑意,不過三個五境,若是他們真不顧面皮,縱是有號稱五境無敵的陸羽生在場,這些衛人也得死!

    “竇琺雖是小兒輩意氣,但有句話說得不錯!

    晏渠四顧一眼,緩緩開口:

    “安將軍的話,的確不是和談的言語!

    “戰事,是你們先挑起的!

    頭頂玄冠,身披鶴袍的道人懶懶開口,他是太微山的五境,身份超絕。:

    “想打的是你們,想不打的,也是你們!

    道人微笑攤開手:“你們究竟想怎樣?”

    “寸土不能讓人!”

    莊無道冷笑連連,他周身無數血肉蠕動,似有無數張嘴唇,在同時開口出聲:

    “相反,若想要止戈,你等需讓出熙平十六關,重定界溝!

    莊無道繼續開口:“小公主和文德公,此番必要迎回!”

    衛鄭上一次開戰,還是在數十年前了。

    那一回,鄭國更是用計,生生從內里打穿了徐平關,然須親率炬龍衛,沖垮北衛十三座營帳,陣斬皇子,擒獲了北衛小公主和文德公。

    文德公是王象一脈的宿儒,曾為《禮經》做注,即便是正統一脈,也不敢輕慢他。

    “絕無可能!备吡晷旒业奈寰硴u頭否決,他是膚色紅潤,兩眼精光暗藏的世家老人。

    “文德公和小公主不能給你們!敝苌砘\罩在霧中,看不清面目的枯祠五境,也出聲附和道。

    這件事,在圣地與世家之間,竟難得達成了一致。

    “黑河為界溝,絕不可能!

    在氣氛愈發肅殺時,一直靜默的陸羽生,終于開口。

    “若以黑河為界溝,雍炬、火隨、洪皓、宿州……你們幾乎占去了足足半郡的土地,還要添上徐平關這座鬼神隘!

    陸羽生搖頭:“我若應允你,只怕回到洛邑,就會被大王處死!

    “你欲如何?”見陸羽生開口,閉目養神的然須,也微微抬起眼。

    “大禪師的性命,不是你我三言兩語間,就能定下來的!

    陸羽生淡淡開口:“一個六境人仙,被我等一群五境談論生死,也未免太可笑了些!

    “若真要殺他?”

    “那也是兩方國主的意思!标懹鹕鷶蒯斀罔F般開口。

    而聽到這番言語,在座的大鄭諸多五境,都不由得失笑。

    “至于錢幣,安將軍所說的那些,我都可以應下來!

    沒有理會鄭人古怪的神情,陸羽生繼續開口:

    “界溝,就依原先的條例,以渽哉城為界!

    “你們發兵一場,不僅寸土未得,還賠了不少財貨!比豁毿α诵Γ骸澳銈冞@些衛人,究竟是怎么想的?”

    “我聽說,如果想與猛**易,唉聲軟語,只會讓它覺得軟弱可欺,用長矛去威喝,用大火去驅趕,穿上堅硬的甲胄,與它奮勇作戰……”

    陸羽生輕聲開口:“只有如此,才能得到想要的事物!

    “你們想要什么?”然須神色不變。

    “文德公與小公主!

    “此事……”

    “別急著拒絕!

    陸羽生笑了笑:“須彌衛和岐山甲衛,已經離徐平關不遠了。

    大王年事已高,端妃又早早過世了,小公主歸國一事,我等衛人勢在必行!

    “況且……”

    陸羽生話語意味深長:“再僵持下去,王象一脈會做出什么事,我可不敢擔保,到時候打出真火來,得益的,可就是西楚蠻子了!

    “西楚離北國很遠!标糖⑿Ω胶停骸澳切┧l的南蠻,手可伸不到衛境來!

    “想一想吧,然須!

    不再理會面色漠然的大鄭諸將,陸羽生等人徑直起身,離開主帳。

    “我等你的答復!”

    主帳中明燭高掛,每個人都在交換眼色,緘默不語,突然,太微山的道人清了清嗓子,他敢想開口說話,就被然須抬手打斷。

    “此事,你我都不能定奪!

    然須環視諸將:“把消息傳回鄴都,聽聽世家和圣地主人,他們究竟是何言語!”

    “散去吧!

    然須又一揮手,于是諸將都躬身離去,唯有安俊臣一人,仍是保持躬身肅穆的姿態,動也不動。

    “困住噩章的伏魔法陣!

    良久,在光影斑駁下,然須開口:

    “如何了?”

    “噩章快死了,縱然是黑魔,可日日被禪光沖洗,鎮壓神念,也終是逐漸不繼!卑部〕嘉⑿Φ溃骸按蠖级接泻畏愿?”

    “明日,你護送白術去噩章的地界,讓他親手了結罷!

    “親手?”安俊臣有些訝異:“為何要小公子親手殺它?”

    “這可不是我的吩咐!

    然須搖搖頭,道:

    “白術一見噩章,就想著親手殺它,既然噩章快死了,那就讓白術如愿一回吧!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号 11选5北京 北京11选五玩法技巧 上证指数股吧讨论区 广东十一选五app哪家好 开封股票期货配资网站 湖北体彩十一选五走势 龙虎计划软件app 博彩龙 二锅头股票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