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595706.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兩百九十五章 深淵凝視(第二更)

    呼呼——

    砰砰——

    呼嘯風聲,爆炸之聲不斷,又有銳利的忽閃之聲暗起。(www.9595706.live)

    岳巋然身影,飛快閃爍著,尋找著野鶴天的真身所在。

    這沙海世界,本來就不算大,岳巋然速度又快,如何禁的起他這么尋找,沒片刻的功夫,就到了野鶴天的近處。

    岳巋然尚未看到他,但野鶴天身為這門法術的施展者,自然已經把岳巋然的動靜,看的清清楚楚。

    從來沒有想過,有人會如此來破他這門手段,直接進法術里找,暗中也是震驚于岳巋然的膽大和決斷。

    嗤嗤——

    正在驚訝間,道道指芒樣的攻擊,就是一片來襲,試探一般,并不集中,但其中不少,正好打向了野鶴天的方向。

    砰砰——

    野鶴天躲閃不及,就是中招。

    身外的那層山岳鎧甲表面,火星四濺,但卻沒有破開。

    ......

    “不過,我可沒有那么容易認輸!”

    一聲冷哼里,野鶴天神通變化!

    嗖嗖——

    沙爆海中的億萬亂卷的塵沙,詭異聚集起來,很快,就凝聚成了一條條奔騰的河一樣,從不同方向里,沖擊向了岳巋然!

    轟轟轟——

    兩門塵沙世界,再次劇烈碰撞,又是爆炸出激烈的炸響聲來。

    岳巋然瘋狂催動風暴深淵,但竟只是堪堪頂住,野鶴天也不是吹牛之人。

    顆顆塵沙,激烈碰撞!

    或許只要岳巋然一個頂不住,就會將他埋沒擊殺。

    “哈哈,天狼宗的三千沙藏,我們行天宗的長輩,早就領教過,你這偷學來的手段,比起正宗的三千沙藏來,還差的遠呢!”

    野鶴天又是喝來。

    也不打算問岳巋然和天狼宗有沒有關系,直接說是偷學的,打殺了之后,一了百了。

    風暴深淵的深處里,岳巋然瞳孔,漸漸凝縮,更莫名的光,開始在他的眼中深處里,流轉起來。

    點點黃芒,仿佛星光,起于瞳孔的表面,又朝著深處里飛去一般,詭異的漸漸小了下去,最后歸于沉寂!

    而岳巋然身上,那土元氣的氣息,則是開始古怪起來,再不似狂卷的霸烈,而是轉為沉寂起來。

    手訣掐動!

    土黃色的,釋放出無窮無盡的風暴深淵,開始轉為黑色,釋放出的風沙,也開始息去。

    三兩下之后,岳巋然的身外,竟成了一個真正的灰黑色深淵的樣子,與之前截然不同,乍一看去,仿佛身外套著一個黑色的巨大罐子一般。

    呼呼——

    那一條條奔騰的流沙之河,沖擊而來之后,竟仿佛被收掉一般,鉆進了那巨大黑色罐子里。

    轟隆之聲......再聽不見。

    ......

    “這是什么手段?”

    野鶴天終于看的大震。

    “當你在凝視深淵的時候,深淵也在凝視著你,這便是我逆轉風暴深淵,推演出來最新神通——深淵凝視!”

    岳巋然聲音傳來,神神秘秘,霸道有力。

    “野鶴天,讓我引領你——進入敗北的深淵!”

    再一聲大喝,震如雷鳴。

    聲音入耳震蕩,野鶴天聽的忍不住就是身軀顫抖了一下,心神也是顫動,但畢竟來自己底蘊深厚的宗門,本身也是心智強橫的修士,馬上就是桀驁心起。

    “小子,你敢吸,我便敢撐爆了你的肚皮!”

    吼——

    嘶吼聲起,此人也不再變化神通,一身法力狂催,繼續瘋狂施展起了剛才的手段來,流沙之河更加滾滾奔騰!

    岳巋然的手段,雖然是他的獨創,但類似的手段,卻不少見,最常見就是吸人拿物的寶貝之類,破解手段之一,簡單粗暴,就是直接撐爆他!

    野鶴天瘋狂攻擊,他的法力,本就比岳巋然雄渾,就算比消耗,也強過岳巋然!

    對面那罐子中央的岳巋然,卻是看的眼中沒有一點表情,神色冷峻。

    以他老狐貍般的狡猾,會令自己的法術,留下這個巨大的破綻嗎?

    ......

    再說法術之外,戲小蝶,段青等人,與自己對手的打斗,也還在繼續當中,也是越來越慘烈起來。

    轟——

    重重一聲響里,一個從黑石域來的修士,在一記對轟里,倒飛出去,胸膛炸開,嘴角噴血,到底是法術威力,不如對方。

    轟轟轟——

    但下一刻,卻是一片光影,將他的對手掩埋!

    慘叫聲里,那位的天海域修士,被五六個黑石域修士,轟爛成了渣。

    這一邊的局面,可說是一點一點在才慘烈中明朗起來。

    而這局面,顯然不是行天宗的修士希望看到的。

    璀璨的光影力,那黑衣老者和花發老嫗,交換了一記眼色,二人眼中,均有狡詐又狠辣之色,一閃而過。

    唰!

    陡然,那花發老嫗,猛的舍棄了和黑衣老者雙戰戲小蝶,飛撲而去,目標分明是最靠近她的一個黑石域修士。

    戲小蝶看的目光一凜,就要追去。

    “小丫頭,你的對手是我!”

    身影才動,黑衣老者已經攔截到了身前,一道雷霆電墻,飛一般的誕生,橫在了二人之間,也擋住了戲小蝶的去路。

    蓬!

    下一刻,便是沉悶的爆炸之聲,從不遠處里傳來。

    那花衣老嫗,兇殘無比的一記巨大掌影拍碎了黑石域修士的法術,也拍碎了他的腦袋!

    “小弟——”

    有人痛喊出來,隨后是發了瘋一般,殺向了那花衣老嫗。

    “哈哈哈——”

    花衣老嫗怪笑著再殺去,巨大的蝙蝠妖怪一般,身影飄搖又忽閃,只兩三下之間,又是一片指芒,將第二個黑石域修士擊殺。

    唰——

    身影再一閃,馬上又是撲向下一個對手。

    黑石域這邊的筑基修士們,看的頓時大駭起來,一時之間,只能亂閃亂飛,不知如何是好。

    兩個老怪物,一記損招出手,立刻扭轉形勢,果然到處是人精。

    ......

    那黑衣老者,看的也是哈哈大笑,說不出的得意。

    對于他來說,根本不必硬拼,只要拖住戲小蝶就行,等到花衣老嫗解決了來自黑石域的筑基修士們,不光多出花衣老嫗這個幫手,還有一堆的筑基修士來幫忙。

    四面里,旁觀的修士,雖然鄙夷,但也不得不承認,這算盤打的很精!

    怎么辦?

    怎么辦?

    難題拋向了戲小蝶!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