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595706.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90章 而你,有我!

    天空有些陰沉,雪花飄落,街上的行人都少了許多。(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天氣寒冷,可少年偵探團的小孩子們依舊充滿著活力。

    好動的元太走路的姿勢都變得夸張了許多:“走走走!回家踢足球!我來當隊長!”

    “怎么又是你!”光彥也想當一次隊長,“這一次讓我來吧!”

    元太沒有直接回應,轉移了話題:“你有沒有看昨天的比賽?是不是很精彩!”

    幾人走在前面討論著昨天的足球比賽。

    光佑則稍稍落后,瞧著雪花飄落到手中又消失不見,光佑嘴角咧出一絲笑容。

    “啊啦,光佑你很喜歡雪么?”小哀看著光佑此時宛如真正孩童般的笑臉,臉上同樣帶有笑意。

    “是啊,你不覺得,雪花很美么?”光佑點了點頭,“只不過,雪天在影視劇里通常都是悲慘的結局呢!

    “那也真是可惜呢!毙“樕弦灿兄f不清道不明的神色,“對了,光佑,你還有棒棒糖么?”

    光佑從口袋掏出一根棒棒糖,遞給小哀:“諾,這是草莓味的!

    小哀剛想接過棒棒糖,忽然,小哀似乎感覺到了什么,偏過頭一看。

    冰藍色瞳孔倒映出一道銀發黑衣男人的身影,男人的眼睛如同蛇一般冰冷,且充滿殺意。

    看到男人的一瞬間,小哀不自覺的后退了幾步,咬著牙叫出男人的名字:“琴酒!”

    琴酒叼著煙,伸手從懷中掏出手槍對著小哀:“雪莉,為了慶祝我們再一次重逢,所以我們就用你最愛的玫瑰的那種鮮紅的顏色來慶祝吧!”

    風一時間大了很多,雪花拍打在小哀的臉上,小哀面色如紙,櫻唇失去顏色:“你到底想怎么樣?”

    琴酒嘴角的笑容愈發夸張了起來:“我只是想要慶祝一下罷了,你說,你為什么要反抗組織呢?”

    說罷,琴酒手指輕扣,子彈從槍口爆射而出,幾乎同時,一抹血花在空中綻放,雪白地面上的一抹殷紅是那么的顯眼。

    “噗通”

    一道身軀倒在了地上,發出的沉悶聲音宛如拿錘子在小哀心臟上猛錘。

    小哀的眼眶頓時浮上一層薄霧,晶瑩般的淚水順著臉頰流淌而下,溫潤的淚水滴落在地上,瞬間讓地上的雪花化開,仿佛哪處本來就沒有雪一般。

    她大聲喊出了那個名字:“光佑!”

    在她喊出來的時候,場景里的所有人都消失了。

    可她沒有注意那么多,跪倒在光佑身旁,扶著光佑,止不住的淚水滴落在光佑臉上。

    光佑吐著血沫,微微睜開眼,看著哭成淚人的小哀,光佑費勁的抬起手放在了小哀的臉上,為她擦去淚水:“別哭了,我只是有些累了!

    小哀嗚咽道:“我馬上叫救護車!你撐!一定要撐!”

    “你可是我的太陽啊,千萬,千萬不能哭了!

    光佑努力的想在嘴角咧出一絲笑容,可他失敗了,放在小哀臉上的手也無力的垂落。

    ......

    躺在床上的小哀猛然驚起,睜大眼睛,貪婪的呼吸著空氣,那一雙平時很難有任何情感的美眸此刻充滿著驚恐,從窗簾透過的一絲月光照在小哀的臉上。

    半晌,小哀頭發有些凌亂,臉上有著兩行晶瑩的痕跡:“是夢么?”

    翌日,帝丹小學1年b班教室

    光彥拿一張磁盤,臉上帶著笑意對小哀說道:“灰原同學,這是我上次借的mo,請你幫我轉告博士,這次設計的游戲真的超乎我的想象哦!”

    小哀接過磁盤,臉上帶著禮貌性的微笑:“好,我會轉告他的!

    “!下雪誒了!”步美驚喜的聲音傳到一行人耳朵里,“你們快過來看,外面已經開始下雪誒!”

    小哀朝窗外看去:“雪?”

    “我還挺喜歡雪的呢!惫庥拥穆曇粢鹆诵“У淖⒁,“只不過,雪天在影視劇里通常都是悲慘的結局呢!

    這句話讓小哀瞳孔猛縮,全身不自覺的顫抖著,似是想起昨晚的那場令人凄婉的夢。

    “噢啦,灰原同學一起過來看雪吧!辈矫佬χ“У氖。

    小哀原本臉上的笑容也消失殆盡,語氣冰冷的說道:“請你不要碰我!”

    小哀反常的舉動引起了眾人的注意,小哀眼眸隱藏在劉海下,輕聲的說道:“我已經厭倦這個地方了,我巴不得現在就從這里消失,不過,我想這日子也快了吧!

    不知情的步美自然是不知道,她的反應倒是嚇了小哀一跳,原本的氛圍也奇怪了起來:“誒!灰原同學,你要轉學啦?”

    光彥臉上充滿著憤怒:“請你告訴我,你是不是被什么人欺負了!”

    元太示意了一下自己“健壯”的身材:“你別害怕。我一定幫你去揍他!”

    步美很舍不得小哀:“請你不要再說要離開這種話了!”

    “我亂說的,干嘛這么認真!毙“闹杏行└袆,輕笑了聲,“我只是覺得快感冒了,有點不太放心,只是不想傳染給你們罷了!

    “傻妮子!惫庥虞p笑了聲,知道小哀是做了那場惡夢,也知道這時候說的話完全是為了掩飾。

    走到小哀身邊,光佑拉起小哀的手:“走吧,我帶你去保健室!

    在光彥艷羨的目光下,拉著有些懵圈的小哀離開了教室。

    小哀被光佑拉到走廊一邊:“你帶我來這里干什么?”

    “你做惡夢了?”

    光佑的話讓小哀心中一驚:“沒,沒有!

    她絲毫沒注意到她語氣中充滿了無力感。

    突然,光佑環抱住了她,這讓她腦海充滿了空白。

    “傻妮子,你可是我的太陽啊,你不應該這么想的!

    這句話仿佛刺激到了小哀,小哀一把推開光佑:“你不會懂的!”

    語氣中的堅定讓光佑有些錯愕,過了幾秒,光佑笑了下:“我懂!

    “不,你不懂!”

    “你怎么知道我不懂呢?”

    小哀一時間不知道怎么回答,光佑拉著小哀來到旁邊的樓梯處,示意她坐了下來。

    “我給你講個故事吧!惫庥記]有理會小哀是否要聽,自顧自的講了起來,“有一位小男孩,從小受盡父母的歧視,可小男孩依舊陽光,直到他十八歲那年...”

    故事引起了小哀的注意:“后來呢?”

    “聽我講,打斷別人是不好的!惫庥右娦“适掠辛伺d趣,嘴角有一抹難以察覺的弧度。

    “十八歲那年,男孩碰到了一個女孩,女孩子姓李!

    小哀抓住其中的重點,對于其中的姓:“李?華夏人還是日本人?”

    “華夏人,別在意這些細節!惫庥友壑杏兄鴳涯钪,“男孩對女孩一見傾心,過了不久就準備追女孩,可女孩并未同意,也沒拒絕,仿佛吊著男孩胃口一般!

    “男孩察覺可能自己不夠優秀,他也暗自神傷過,不過沒多久他為了散心,去了更加開放的國外!

    “原本,男孩只想去一小段時間,可沒想到出了意外,他在國外呆了十年,等他抱著一絲希望回國的時候,發現那女孩早已成為人妻!

    “十年的磨礪,讓他成長許多,他只是自嘲一聲便悄然退去,他想帶著他學習到的眾多技能想要在城市找到一個角落生存下去!

    “可,世事無常,社會的毒打讓他直接自了閉,于是他選擇自我了斷!

    說到這,光佑眼角有些濕潤。

    小哀從話里讀出了那種感覺,試探性的問道:“那個男孩,是你?”

    “你想這么認為也行!惫庥硬]有直接對小哀說這就是他的故事,“那你知道我為什么要跟你講這個聽起來毫無關聯的故事么?”

    小哀搖頭,光佑直視著小哀:“男孩直到死為止,身邊都沒有一個關心他的人,他只是沒有太陽的月亮,而你,你身邊有著柯南,有著步美,元太,光彥這些好朋友!”

    “而且,你,還有我!”

    小哀似乎被光佑說的話打動了,突然笑了:“好!”

    “你們兩個,在這里干什么?”

    突如其來的聲音直接打破了兩人間和諧的氣氛。

    光佑緩緩偏過頭看了眼,看到人后,干咽了下:“小林老師,那個啥,我說我是路過打醬油的你信么?”

    小林澄子臉上帶著溫和的微笑:“光佑,你覺得呢?”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 三肖十一码默认版块 快乐双彩复式中奖计算 网站联盟怎么赚钱 幸运28开奖结果有假吗 股票在线行情软件 pc蛋蛋怎么赚 资本配置 福州麻将怎么玩 最新手机赚钱软件 北京单场快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