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595706.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91章 拉琴酒的仇恨

    光佑瞪著死魚眼,生無可戀的站在教室外走廊上。(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柯南背著個包,手上提著個包,走到光佑旁邊:“諾,你的包,話說,你也有今天!問一下,站在走廊的感覺如何!

    “你試試就知道了!惫庥訐屵^包,對于幸災樂禍的柯南表示鄙視。

    一行人回家路上,步美三人和光佑幾人不同路,所以路上很快就在一個路口分開了。

    此時的場景和夢里很像,說不在意是假的,小哀邊超前走,邊四處張望著。

    猛然間,她看到了就在她前面不遠處的一輛車,她頓時停下了腳步,瞳孔放大的看著前面的車。

    柯南不知情況,有些奇怪:“怎么了?那輛黑色保時捷有哪里不對么?”

    走到車旁,柯南有些驚訝:“保時捷356a,50年前的古董車了,車主似乎不在車上,我只在雜志和電視上看到過,真沒想到,竟然還有人在開這種古董老爺車!

    小哀捂著胸口,心臟跳動的很快,她感覺身上很冷,之前光佑安慰過,她那時覺得好受很多,但是當她看到這輛車的時候,她懷疑自己在自欺欺人。

    光佑知道她在想什么,伸手在小哀肩膀上拍了拍,湊近她耳邊:“請你不要小看我好么?我知道一個人對抗組織很難,可我們并不是一個人作戰!

    小哀艱難的點了點頭,緩了下氣。

    見此,光佑同樣點了點頭,又拍了下小哀的肩膀表示安慰,接著抬頭對柯南說:“這是琴酒那貨的車!

    柯南的動作猛然一滯,咬著牙:“可惡!竟然是那個家伙的!

    說完這話,柯南就拿出他的便攜電話,給阿笠博士打了過去:“博士你趕快帶鐵做的衣架和扳手過來,至于為什么,過來之后我在和你解釋!

    “你為什么要那些東西?”光佑有些納悶,“你要開鎖,我不就站在這里么!

    光佑知道柯南要那些東西是干什么,以前的古董車可以利用這種方法開門,可是“專業”的就站面前,還得費勁,這讓光佑很是納悶。

    上前對著車門搗鼓了幾下,車門“咔噠”一聲就被打開。

    柯南有些尷尬,撓了撓頭:“嘿嘿,忘了!

    小哀有些不解:“你們兩個想干什么?”

    光佑一臉無奈:“諾,這家伙想要裝發信器和竊聽器!

    看著柯南拿出他的裝備,準備用他萬年口香糖配合阿笠博士發明的發信器和竊聽器,光佑嘆了口氣:“我來吧,如果是你裝的,估計琴酒不發現都難!

    從懷中掏出一片圓形片狀物體貼在了車座底下,光佑笑了下:“搞定!走,撤!”

    三人回到阿笠博士的甲殼蟲上,不一會兒,光佑笑著指著馬路對面:“來了!

    當小哀看到馬路對面的兩個身著黑衣的人影,眼神中透露出恐懼,光佑見此伸手握緊了小哀的手,對她笑了下。

    在光佑的安慰下,小哀總算是平靜下來,不過還是有些不自然。

    琴酒和伏特加完全不怕警察,直接橫穿馬路,光佑總覺得那些司機跟個什么似的,平時車禍剎不住車,現在該剎不住車的時候,剎車又很靈。

    幾輛車就那么一點點就能把兩人撞飛,但是就是差那么一點點。

    其中一輛貨車司機也是暴躁,頭伸出窗戶直接開口罵道:“搞什么鬼!不會看路么?瞎!”

    對于司機的謾罵,琴酒只是回頭看了一眼司機,冰冷仿佛刻入了他的骨髓,一道在他看來習以為常的平淡眼神直接把暴躁司機搞得沒脾氣。

    司機長得也五大三粗,可此刻宛如小貓咪一般:“那沒事兒了!

    琴酒見狀,冷笑了一聲,繼續朝他的車走去。

    忽然,柯南暗罵一聲:“我們的腳!”

    “安啦!惫庥訑[了擺手,“我早就想到了,已經處理完了,不過時間上來不及,所以只是草草掩飾了一下!

    琴酒看著車旁,叼著煙:“旁邊的痕跡怎么這么亂?”

    “應該是路人過來欣賞吧!狈丶硬⑽聪胩,“畢竟,大哥你的車子現在可很少見了,我估計應該是有些愛好車子的人過來欣賞一下吧!

    琴酒的話雖然沒有任何語調,但莫名感覺有些訝異:“這種德國的雨蛙名氣倒是不小!

    兩人并未往深處想,直接上了車。

    在甲殼蟲上的柯南顯得異常興奮:“真是老天有眼,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切!惫庥涌粗履闲判臐M滿勝券在握的樣子,直接給他潑了一桶冷水,“你就算了,就你拿著個只能發射一次的麻醉槍,你別那么自信,小心回頭被打臉!”

    “你不能說點好話么?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柯南沒好氣的說道。

    坐在光佑旁邊的小哀點了點頭。

    柯南見到小哀點頭,心中被澆滅的火焰又燃起了一點:“你看,灰原也同意我的說法,你要有信心!”

    “不!我的意思是光佑說的沒錯!毙“вX得光佑說的沒錯,“你還是得小心一些,身體是個阻礙!

    柯南嘆了口氣,這時,琴酒的車也開動了,剛才還唉聲嘆氣的柯南轉頭又興奮起來,打開他眼鏡型的追蹤器:“博士!出發,注意距離不要太近!”

    開了沒多久,琴酒的車上就想起一陣電話鈴,柯南有些興奮,覺得可以通過這個電話獲取到一些信息。

    也確實如此,從電話里得知,代號為皮斯科的組織成員需要在警方碰他之前將一個目標殺害,目標在傍晚六點會在杯戶飯店,如果有特殊情況,可以使用那個藥。

    那個藥說的應該就是aptx4869,對于代號,小哀覺得很耳熟但并沒有見過。

    柯南聽到藥就很興奮:“如果得到了那種藥是不是可以加快解藥的研發了?”

    “理論上來說會順利一些!毙“c了點頭,心中對于拿到那種藥也有著渴望,“不過...”

    聽到會順利一些,柯南就沒繼續聽下去:“走走走!出發!”

    在車上敏銳的琴酒總感覺有些不對,生性多疑的他觀察著車內的環境,搖了搖頭:“是我多心了?”

    “怎么了,大哥!

    “沒什么!鼻倬瓢欀,給自己點了根煙。

    就在這時,他隱約聽到車內有著細微的異響,眉頭皺的更緊了:“伏特加,你有沒有聽到車內有什么奇怪的響聲?”

    車的速度滿了下來,一時間車內沉寂了下來。

    琴酒感覺自己的心里有些慌,一時間不敢相信:“到底是什么?”

    順著異響,琴酒收往車座底下摸了一遍,摸出了之前光佑藏在車底的竊聽器。

    異響的頻率越來越快,琴酒感覺自己的心越來越慌,猛然,琴酒直接打開車窗把竊聽器丟了出去。

    “轟!

    竊聽器在空中直接發生了爆炸,基于炸彈體積,威力并不大,不過還是略微波及到了琴酒的車,車身一慌,車門上有一些爆炸的痕跡。

    琴酒眼神中充滿了殺意:“鯊魚!”

    他分明在竊聽器上看到了一頭鯊魚的圖案。

    在甲殼蟲上的光佑笑開了花,柯南想起之前放的那個竊聽器:“你剛才放的是什么?竊聽器?怎么還爆炸了?”

    “是也不是,算是竊聽器加了點爆炸物,算是給小哀抱個仇”光佑臉上帶著笑意,他自然是可以讓琴酒知道是他放的,用來拉一下琴酒的仇恨。

    想著琴酒那張死人臉生氣的樣子,光佑心中有一種爽感。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 宜昌大家乐血流麻将 澳洲幸运8开奖现场 甘肃11遗漏号码查询 平特一肖是多少倍率的 闲来广东麻将app 西部数据股票价格 南粤南粤风采36选 河南22选5.239期开奖 欧冠积分排名 澳洲幸运8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