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595706.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78章 柯南出手,從不走空

    不過,毛利大叔他們還不知道池波靜華的身份,誰能知道面前這位嘴上說著不會做菜但是做菜的水平卻非常棒呢。(看啦又看小說網)

    池波靜華可是享有“晚宴天王”的美譽,跟妃英理形成強烈對比,要是池波靜華是晚宴天王,那么妃英理解釋晚宴毀滅者,池波靜華可是看到魚肉就能知道魚的種類的超級大佬。

    光佑想到這些不禁感嘆,池波靜華簡直就是大和撫子的典型代表,性格文靜矜持、溫柔體貼、成熟穩重并且具有高尚美德氣質。

    渾身散發的成熟氣息,對于一些還未步入社會的小青年可是擁有著致命的殺傷力。

    “我可以說什么優點也沒有,所以到現在這個年紀我還是自己一個人呢”池波靜微皺眉頭,一副深閨怨婦的樣子。

    聽到這話的一瞬間,毛利大叔臉上泛起了不自然的潮紅,瞪大了眼睛湊到池波靜華面前,說道:“這么說,您還是單身!”

    池波靜華頭上不禁留下了一滴冷汗,愣了一會回答道:“對...”

    “啊~你這種貴婦人竟然沒有人懂得欣賞,真的是太可惜了!您身邊的那些男人簡直就是瞎了狗眼啊!

    “您真的是好漂亮平,跟家母真的很像誒!”小蘭也不知道為什么這么一個美婦人要找到毛利大叔來找所謂的中學同學,這不是平白給她添麻煩么。

    小蘭當然知道這并不怪池波靜華,只能怪毛利大叔的色心不減。

    “咳咳”

    劇烈的咳嗽聲讓毛利大叔不由的關心到池波靜華是否是感冒了,聽池波靜華說了原因才知道是因為她的支氣管不好,加上剛才打掃揚起了灰塵。

    于是眾人便來到在事務所下方的咖啡廳,在咖啡廳中,眾人才知道池波靜華拜托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在光佑腦海中,這一案件可以概括為,池波靜華她祖母丟了他的紀念牌,為了留念所以像要找到柴田四郎要回當時的照片。

    當時池波靜華借給柴田四郎一本書,結果當時池波靜華忘了拿出照片,結果直接就給了對方,這么一給就是二十年。

    聽到這一些消息之后,毛利大叔第一反應就是柴田四郎和池波靜華之前只是同學,并不是初戀。

    此時,服務員阿梓走過來問眾人需要什么,小蘭要了一杯檸檬茶,突然不知道為什么,池波靜華說了麗子這倆字兒。

    毛利大叔雖然看上去有點色心,但對于他接下的案子還是會負責的,問道:“麗子?又是誰?”

    “不是,其實他當年都是這么稱呼我的!背夭o華連忙解釋道,“他常常說我很像那本小說里的一個女主角!

    “光佑醬還有柯南醬,你們兩個想要什么呢?”阿梓笑著問道。

    柯南要了杯冰咖啡,光佑要了杯卡布奇諾,池波靜華也要了杯冰咖啡

    喝著咖啡講著案情,毛利大叔有些苦惱,這幾十年前的人,現在都已經沒有什么線索了,確實很難找。

    柯南剛想說話還沒開口就聽到池波靜華說道:“那,毛利先生我建議您可以借助那個人的智慧!

    “誰?”

    “我早有耳聞,那位高中生偵探工藤新一不是經常出入您的事務所么,據說他和令嬡不是情侶么?”

    小蘭的臉唰的一下就紅了:“那個家伙根本沒來過事務所,只是偶爾打電話過來說一些不明所以的話而已啦!”

    “八卦的歐巴桑!笨履闲闹心耐虏哿艘宦,“還有小蘭說我說的話都是不明所以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光佑喝完卡布奇諾,看見柯南摸著下巴的就知道,他此時有些苦惱,苦惱于自己變小了還傳來了什么工藤新一經常出入事務所的傳聞。

    “柯南你剛才想說什么?”小蘭注意到剛才池波靜華說話之前柯南似乎想說什么。

    柯南也將他的想法講了出來,畢竟照片上既然柴田四郎得了優勝,或許后來也參加過什么劍道比賽也說不定。

    最讓光佑蛋疼的狗血設定就是確實柴田四郎還真的參加過一次見到比賽,而且也非常順利的要到了地址,不過距離遠,毛利大叔準備租輛車。

    坐在沙發上的光佑聽到毛利大叔推門出去的聲音之后,默默的心疼一波租車店員工,柯南是死神小學生,毛利大叔是死神駕駛員。

    一個死人,一個炸車,果然,這應征了一句話“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毛利大叔好不容易軟磨硬泡的從租車店員工那借來了車,眾人這才來到柴田四郎的出租公寓。

    按了半天門鈴,并沒有人回應,按理說學校都放假,應該都在家,可沒有回應眾人也不好直接強闖民宅。

    本想去附近逛一圈殺殺時間,也就在眾人剛轉身要離開的時候一位自稱是柴田四郎好友兼鄰居的地中海廣坤同志說:“你們幾位是不是找柴田先生有事情啊!

    得到眾人肯定的回答之后,他說道:“你們有什么事情快點說,等會柴田先生還要跟我一起去打麻將呢!

    “可是,柴田先生他好像不在家呢!

    “出門?絕對不可能啦,他們應該在家里睡覺吧!边@位名為吉川竹造,實則真身為廣坤的歐吉桑很是直接,摁了兩下門鈴簡單的走了個形式,然后就直接推開了門,“你看,他們在家嘛!

    此時的房間里還有這電視的聲音,毛利大叔還發現在桌上有著吃剩下一半的飯,此時的飯已經變得硬邦邦了,顯然已經是很久之前吃的飯。

    光佑一進門就聽到池波靜華在可惜甘鯛魚,不由撇了撇嘴,池波靜華,你還說你不會廚藝?

    “我回來了,老公!”

    一個女人推開門走了進來,恰好碰到從房間出來的毛利一行人,頓時板著臉喝道:“你們幾個什么人?”

    “竟然這樣擅自闖入別人的家里,信不信我報警!”女人叫柴田恭子,也就是柴田四郎他內人,看樣子似乎是打完高爾夫剛回來。

    還沒解釋,就聽到廣坤驚慌的叫著柴田四郎的名字,顯然已經出了事。

    眾人也趕忙先放下闖別人家里的問題,從廣坤略微慌亂的語氣當中,光佑不看也得知四郎兄的噩耗。

    老子曰:“柯南出手,從不走空!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 手机网上兼职赚钱 欧冠开场哨 幸运赛车技巧全攻略 急速赛车彩票网站 买平码中平码怎么算钱 香港100%最准一肖43062 宜昌麻将血流换三张 湖南幸运赛车爱彩人 极速赛车平台 王中王资料精选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