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595706.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84章 引爆全場,意外出現

    “喂,喂,聽得到不。(www.9595706.live)”

    光佑轉身對著話筒很正式的試了下音。

    稚嫩的聲音傳遍劇場,觀眾也因為這舉動開始笑了起來,心中沒有被選到的郁悶也少了許多。

    竹原紀子也拿起了話筒,似乎不服氣剛才光佑所說的話,光佑報之一笑,手指在琴弦上波動,輕快的旋律在劇場之中回蕩。

    陌生的旋律讓在場的眾人都有些驚愕,在舞臺上的竹原紀子眨了眨水靈的眼睛:“這是什么歌!

    隨著短暫的前奏結束,光佑的嘴緩緩接近話筒,稚嫩的聲音傳出:“如果這一切都是夢境該有多好~”

    當第一句出來的時候,眾人心中猛地一顫,原以為這首歌是比較歡快一些的歌曲,但從第一句開始就已經打破了他們心中那個想法。

    竹原紀子黛眉微蹙,呢喃到:“這首歌好像是新歌!

    就像歸家取回遺忘之物

    打掃塵封的記憶

    幸福無可再挽回

    是你最后告訴了我

    那些未對他人提及過的晦暗往事

    如果沒有你它們將永遠沉睡在黑暗中

    明白必定不會再有其他

    ....

    稚嫩而又空靈的聲音宛如一汪清泉,略有悲傷之意的歌聲回蕩在眾人心間,不由讓人眼眶一紅。

    竹原紀子錯愕之后便笑了下,腳下踏著輕快的步伐,朝后臺走去,小嘴嘀咕著:“那我就可以休息啦,我還以為只能短暫的休息一會呢!

    光佑眼角的余光瞟到后臺處河本翔一遞給竹原紀子一瓶水之后,會心一笑便回過頭繼續唱著歌。

    早川萌看著舞臺上幼小的身影,眼睛中冒著星星:“?光佑醬唱歌真好聽啊!

    隨即又回頭用小跑到石丸空身旁,抱著石丸空的右手,小腦袋靠在石丸空的肩膀上,笑著說道:“o(*)ツ不過還是我的空空唱歌最好聽了!”

    一旁的深井敦也眼中滿上艷羨,說道:“小萌和空君真是相愛啊!

    被說到的早川萌臉上浮現一絲羞紅,手上的力道絲毫沒減小反而抱得更緊了。

    石丸空看了眼肩膀上近在咫尺的早川萌,僅看了一瞬,接著他用余光朝舞臺的方向瞟了一眼。

    一首歌再長也有結束的時候,這首歌持續了四分鐘,隨著最后一個的音符的落下,劇場內陷入沉寂。

    聽了這首歌有所感悟的一些人眼眶微紅,眼角濕潤,遲遲不能反應過來。

    感受著劇場的氛圍,光佑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他只是突然想唱這首歌,沒想到會變成這樣,帶著這種感情去看演唱會,他有些擔心是否會影響到后半段的演出。

    隨即,在麥克風前說道:“那個,我唱的是不是不好啊,為什么沒有掌聲啊!

    過了幾秒后,經久不息的掌聲在劇場內響起,光佑這才笑著起身,對后臺的竹原紀子揮了揮手,之后便直接走下了舞臺。

    回到座位上,小哀偏過頭對著光佑說道:“呀,大歌星為什么跑到我這里來了,你那首歌是在說我么?”

    “怎么可能!”光佑嚴肅的應道,“只是突然想唱而已,沒有什么意思的!

    見光佑一臉嚴肅的樣子,小哀拍了拍旁邊的座位:“跟你開玩笑而已,坐吧!

    光佑挑了下眉毛,晃著腦袋屁顛屁顛的坐了下來:“聽說后面有熱舞誒!

    “你很想看么?要我跳給你看么?”

    “當...”意識到一絲不對,光佑頭上冒著冷汗裝作在看風景,四處望了望,“剛才那個不知道是誰說的,真是可惡!

    小哀回過頭看著舞臺,嘴角不經意掛起笑容:“傻瓜!

    “are you ready?”

    就在兩人打趣的時候,舞臺上也開始了下半場的演出,舞臺上瞬間出現無數彩色燈光,將整個劇場照的通亮。

    不知道什么時候換好衣服的竹原紀子跟隨著聚光燈出現在舞臺之上,此時的她穿著一身皮衣,嘴角掛著一抹邪笑,扎起的短發給人一種凌厲的感覺,眉宇之間多了一絲英氣。

    場面的氣氛瞬間引爆,男粉都扯著嗓子在歡呼,一時間,光佑感覺背后傳來了一股音浪,巨大的聲音讓光佑下意識的捂著耳朵。

    腦中一陣嗡鳴,光佑湊近小哀的耳朵:“我真是小看這些粉絲的癡迷程度了!

    “要不你去當明星?憑你的水平完全成為一個比她們更知名的明星的哦!毙“г谝慌缘坏奶嶂庖。

    光佑一點都沒思考,雙手交叉:“絕對不去,偶爾唱兩首歌還行,當明星太累了!

    等劇場當中的氣氛下降一些之后,場上才響起音樂,舞臺上的伴舞也清一色的皮衣裝,身材高挑,面容姣好。

    眾多伴舞隨著音樂搖擺著身子,腳下的步子朝著正處在中心點的竹原紀子緩慢靠近。

    竹原紀子用眼角的余光確認了與伴舞之間的距離之后,也做好了準備,待音樂到了安排好的那個點之后,她與伴舞便齊齊更換了舞步。

    這個點也是引爆現場的那個炸藥,前奏仿佛就是引線,隨著炸藥的爆炸,觀眾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竹原紀子身上。

    竹原紀子雖然做著動作,但仿佛感受到了觀眾的目光,眉毛微挑,嘴角出現了一條動人的弧線,隨后她更加賣力做著動作,每一個動作都盡力標準到極致,她也希望給觀眾帶來一場視聽的盛宴。

    等到這場舞開場后不久,四盞聚光燈瞬間亮起,樂隊的其他成員也出現在舞臺之上,與竹原紀子不同,其他成員更多是為了演奏。

    竹原紀子也開口唱起歌,河本翔一也拿著麥克風彈著吉他與竹原紀子一起合唱,一直瞇瞇眼的深井敦也此時也仿佛換了一個人,手上鼓棒揮舞,隨著鼓面的起伏,觀眾的心也仿佛隨之跳動。

    光佑也配合的揮動著竹原紀子給他的熒光棒,跳舞的時間不是很長,邊唱邊跳對于表演者體力確實有著要求,眾人此時也感到滿足,也就在這支舞蹈臨近尾聲的時候,意外發生了。

    竹原紀子聽到觀眾的歡呼聲之后,很是開心,動作也更加賣力,爭取在結束的時候不留一絲遺憾。

    突然,她感覺口中有些苦澀,上腹部也有些不適,有一種想要嘔吐的感覺,剛開始她以為沒什么,皺著眉頭撐了下去。

    可沒多久,她眼前一花,仿佛要暈了過去,平時她有鍛煉,這一下并沒暈過去,她直接坐倒在地面,胸前劇烈起伏著。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 浙江6+1开奖结果查询18136 股票几时开盘 网上棋牌平台排行 今日股票下跌原因 天空网赚论坛 多乐彩开奖走势图 街机金蟾捕鱼APP 中原河南麻将房卡 街机千炮捕鱼全部 斗牛棋牌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