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595706.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204章 憋說話,快斗吃魚!

    跳下去之后,光佑才發現通道是類似于滑滑梯,隨著身體的騰空,光佑一屁股坐在了一張沙發上。(看啦又看小說網)

    隨即光佑起身,在光佑起身后不久,快斗順著通道滑了下來,也就在快斗坐在了沙發上的時候。

    黑暗的空間里出現一絲光亮,緊隨著這一絲光亮,一盞盞的燈從后往前亮起,把這個空間找的通明。

    光佑四處看了看這個并不大的房間,剛亮起之后,映入眼簾的就是一輛放在房間中的一輛白色敞篷跑車。

    以及房間最中央的一臺奇異造型的留聲機,房間旁掛著一些畫框,而另一邊有著一個比較大的架子,架子上擺著一些酒或者一些道具,角落有著一架鋼琴,鋼琴上面已經落了一層薄薄的灰,顯然即使是快斗知道這個房間也從未碰過這架鋼琴。

    快斗已經不是第一次來這個房間了,但每一次他都看著這棟房間的擺設,一直以往父親教導他的撲克臉總是忍不住露出一絲懷念與笑容。

    快斗向前走了幾步,走到留聲機前,按下一個按鈕,留聲機當中的黑膠唱片自動的朝旁邊展開一張,在唱片下方也緩緩升起一個唱盤。

    唱盤頂起那張黑膠唱片,直到唱片與唱頭之間有了接觸,也就在接觸之時,一道磁性的男聲在房間響起。

    “好久不見了,快斗!

    聲音到此戛然而止,光佑一看,原來是快斗關閉了留聲機,此時的他看著留聲機,眼中慢慢的思念,低聲說道:“好久不見,爸爸....”

    不過這也僅有那么一剎那,下一個瞬間,他就抬起頭對著光佑笑道:“怎么樣,這個地方不錯吧!我的套裝也是爸爸在這里給我的!

    看著這并不大的房間,光佑卻是點了點頭:“這個房間是個寶藏啊!

    快斗楞了一下,但很快他就反應過來:“是啊,是世界上最珍貴的寶藏!

    光佑拿起架子上的一個手提箱并打了開來,一抹銀色在光佑眼中閃過,一把造型怪異的槍被放置在紅色綢子當中。

    用手輕輕的撫摸那把槍,感覺這上面材質帶來的冰涼觸感,光佑開口說道:“這就是撲克槍么!

    在簡單參觀了一下怪盜基德的秘密藏寶室之后,光佑跟快斗也從身后的樓梯回到了房間當中,剛回到快斗房間,青子的聲音就在陽臺響起,傳到了快斗房間當中。

    “喂,快斗,光佑醬,準備吃飯啦!

    快斗搓了搓手:“走吧,讓你見識一下青子的手藝!

    光佑眉毛一挑,隨即便跟著快斗來到了青子家,此時的菜還沒上,光佑問道:“中森警官呢?”

    “他啊,又加班!鼻嘧右呀泴@種情況習以為常了,隨口應道。

    在快斗跟光佑聊了好一會兒之后,青子端著盤子放到了餐桌上,餐蓋盤把盤子當中的食物完美的包裹,從外表看上去完全看不出里面是什么。

    這樣的盤子一共有三個,分別對應三人,除了這三盤之外,還有著一些其他的配菜,不過也只是小菜,今天的主食就是面前餐蓋盤蓋著的食物。

    等青子洗好手脫下圍裙坐下之后,三人也開始了今天的午餐,快斗與另外兩人一樣,滿心歡喜的揭開餐盤蓋。

    可餐盤蓋下面蓋著的食物卻讓快斗的臉猛然變色,他心中默念著撲克臉撲克臉,但依舊毫無亂用,漫頭都是冷汗。

    見到快斗這反應,青子看著快斗,眼中滿是笑意:“怎么了,快斗,快吃啊,這可是光佑醬特意給我們的藍鰭金槍魚的肉哦,那個可不是一般人能吃的起的,你還不好好謝謝光佑醬!

    快斗機械性的轉過頭,黑著臉,咬著牙,字仿佛是從牙縫間一個個傳出來的一樣:“那還真的是謝謝你了啊!

    光佑仿佛沒聽出快斗言語中的意思,笑著點了點頭:“不用謝,希望你多吃一些!

    快斗的胸膛劇烈起伏,呼吸的聲音清晰可聞,在他糾結之時,光佑跟青子也同時的將一塊魚肉放入嘴中。

    入口即化的口感讓青子舒服的贊嘆出聲:“一分價錢一分貨誒,真的好吃!”

    光佑同樣贊同的點了點頭,看見這兩人反應的快斗忽然說道:“那還是你們吃吧,我今天肚子有些不舒服,不適合吃生鮮!

    說罷,他用極快的速度將自己碗里的魚肉分到了光佑跟青子碗里,然后又拿過小菜開始吃了起來。

    光佑吃著魚肉,心中也是不由得一笑,快斗只知道他來之前給他打了個電話,卻不知道他也給青子打了個電話,還順便買了部分的藍鰭金槍魚送到了青子家。

    吃完飯,青子收拾著餐桌,光佑跟快斗坐在沙發上,快斗摸著他自己有些癟的肚子,惡狠狠的問道:“你是故意的吧!”

    見到光佑那輕松的點頭,快斗恨不得給光佑上一課:“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很討厭魚,你還這么做,你說,你這么做你有什么好處?”

    光佑搖搖頭,忽然轉移話題問道:“話說,你以前不是經常在同學面前告訴別人青子那啥的顏色嘛,我就想問問,你心理是不是有問題,自己女朋友的那啥的顏色告訴別人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氣氛瞬間凝固,快斗的撲克臉也有了些許紅潤,可他并未回答,光佑見他那樣子,也是疑惑。

    前世看魔術快斗的時候他就很想問,他讓女朋友那啥的顏色被眾人知道有啥意思,還好是青子,要是其他人,估計就一棒槌過去了。

    反正如果是光佑自己,這種做法他絕對做不出,估計正常男人基本都做不出。

    在休息了一會之后,光佑便起身準備離開,告別了依舊沉思的快斗,與青子打了聲招呼之后,光佑便來到車站,坐上了回程的車。

    “爸爸,明天我也要去!”

    還未推開門,光佑就聽到了小蘭的聲音,走進門,就看到毛利大叔一臉不耐:“別了,我大學同學請我去,你們還跟去干什么?”

    小蘭圍著圍裙,手中的啤酒罐漸漸變形,毛利大叔頭上冷汗直流:“好吧好吧!

    聽到毛利大叔同意之后,小蘭這才滿意的點點頭,轉身朝廚房走去。

    暗自可憐了一番被小蘭一直壓迫的毛利大叔,接著他就轉身回房間,準備一些東西去了。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 股票k线图分析技巧 最大的股票论坛 辉煌棋牌安卓 股票分析交易软件 上海选四历史开奖号 福彩25选5开奖号码 福彩开奖中奖规则 2018年(生肖歇后语) 贵阳捉鸡麻将手机版 天天捕鱼电玩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