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595706.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285章 撒手就沒哈士奇

    翌日,白雪覆蓋大地,給大地披上了一件白色的衣裝。(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毛利大叔開著租來的車,在路上緩慢的行駛著。

    一邊開一邊抱怨著:“真是的,干嘛非要跑到山上的小木屋去做什么巧克力不可啊!

    光佑瞥了眼發牢騷的毛利大叔然后轉過頭看著車窗外,心中暗想。

    “你嘴上說不想來,但還是為了女兒的要求過來了么!

    典型的口嫌體正直嘛!

    毛利大叔就是這樣,每次說著為什么要去之類的,但身體還是相當誠實的開車送幾人過去。

    “這都是為了能做個稱職的新娘子啊!

    園子臉上微微泛紅的說道。

    “就算做在家里做不好么,非要跑到那么遠過來做!

    毛利大叔嘴角撇了撇,有些不屑。

    “你不知道嘛,聽說在那邊做的巧克力撮合成的情侶幾率很高哦!

    “迷信!

    聽了園子的說法,毛利大叔一臉不相信,要真這么簡單那就沒人去做巧克力送女神就完事了。

    小蘭聽了之后卻有不同的反應。

    “那你是想做好巧克力之后送給京極先生順便向他告白咯!”

    小蘭臉上也浮現出了笑容,雙手合十的看著園子,充滿了祝福的意味。

    聽園子這么一說,光佑忽然想到了那個名場面。

    同時也日常心疼一波犯人。

    園子支支吾吾的應了一聲,她本來就是這個打算。

    不過她臉上一直沒有以前的那種笑容,反而有些喪氣。

    “園子,你怎么了啊!

    “最近阿真也真是的,都沒打電話給我,就算我打過去也都是忙音或者電話留言!

    園子嘆了口氣:“會這樣都怪我,上次送毛衣的時候我就可以表白了,還硬撐著什么不是自己做的之類的!

    “上次毛衣沒送出去,所以我就打電話給他說我要為情人節親手做個巧克力送給我喜歡的人!

    聽著園子的話語,光佑忍不住扶了下額頭。

    陷入愛情的人都是盲目的,也是多疑的,總想著各種雜七雜八的事情。

    當然了,這說的是那些有人追有人喜歡的,而像前世的光佑,那就不叫多疑了,那叫預知。

    小蘭在安慰園子,光佑靠在窗旁看著窗外銀裝素裹的美景。

    前世的他是南方人,土生土長的南方人。

    看見雪都跟什么似的。

    激動的不得了。

    好不容易下場雪結果都積不起來。

    打雪仗跟做夢似的,基本玩不起來。

    這或許也是身為南方人的一種遺憾吧。

    到了吹渡山莊,說是山莊,其實也就是一棟位于深山老林的別墅而已。

    出來迎接幾人的是一位老婆婆,名字叫湯淺千代子。

    說起做巧克力,千代子還有些無奈,之前只是有一對情侶在這邊湊巧做巧克力的時候跟互相表了白。

    后來小情侶在報紙上這么一討論,好嘛,各種單身狗就過來做巧克力求姻緣了。

    結果顯而易見,有些人成功了,有些人沒成功。

    來做巧克力自然會給錢,這也是千代子生計的來源之一,只是一年也只有那么幾次而已。

    同時讓她苦惱的是四年前山莊的男主人,也就是千代子的丈夫死去之后出現了鬼怪作祟的謠言,結果游客就變少了很多。

    “嘛,外面如果飄雪了之后就不要出去了,如果不想讓鬼怪送你們特別的禮物的話,你們還是最好聽我的話!

    這一番話讓本就對鬼怪沒什么抵抗力的小蘭忍不住的握住了園子的手。

    “特別的禮物?”

    “就是巧克力啊,這里的山勢非常的復雜,常常有人在這里遇難!

    一位留著小胡子的男人從山莊里走出,緩緩解釋道:“奇怪的是,每年一到了這個時候,學弟上就常常會放了巧克力,而且是放在被發現的尸體旁邊!

    光佑有些無語,在這種地方下雪,如果在晚上,特別是風在大一些,很容易迷路。

    除非不想要自己小命了,不然這天氣出去干毛。

    “說的跟真的一樣,要不是我知道劇情我就信了!

    光佑看著男人喃喃道,“女鬼下個目標就是你咯!

    “你說什么?”

    小哀聽見光佑似乎說了什么劇情,什么目標的,有些疑惑,便轉過頭問道:“你剛才說什么劇情,目標的!

    光佑趕忙擺擺手:“沒什么!

    男人名叫二恒佳貴,看樣子也是一個借住在吹渡山莊的旅客。

    男人的身后還有兩位女人,其中一位看起來還是他的女朋友。

    他說了兩句之后便跟幾人分開,說是去工作。

    另一位女人還囑咐他要小心什么的。

    二恒的女朋友是一位看上去挺活潑的女孩子,名叫甘利亞子。

    即便還沒發生案子,柯南的好奇心依舊爆棚。

    也沒管什么禮儀之類的,直接去問亞子她男朋友是什么工作。

    亞子也沒在意,介紹了二恒的工作是一名記者。

    光佑聽了之后也是一陣不屑,記者?

    能比香江記者跑得快?

    讓二恒注意安全的女子是一名攝影師,看上去成熟不少。

    二恒要拍的并不是小蘭想象當中的雪女,而是山里的動物。

    幾人聊著天,一位長著絡腮胡的中年男子也走了出來。

    介紹了原因,無非是人類捕獲了動物,結果這山里很難看見一只動物。

    絡腮胡名叫酒見佑三,也不是光佑歧視他,知道劇情的他自然認識這一位悲慘的大叔。

    囂張是很囂張,最后倒下的樣子也相當靚仔,就是估計得在床上躺幾個月了。

    也算是他流年不利吧,估計盜獵動物的報應到了。

    千代子讓幾人自己直接去找一間空的房間住下。

    她則要去山里給她過世的丈夫上個香。

    “大嬸,你要自己一個人去?”

    “這里的山跟我家后院一樣,熟悉的很,而且還有三郎陪我去啊!

    說著,千代子就吹了個口哨,一只棕色的狗就跑了過來。

    “呦呵,二哈啊!

    “什么二哈,不是哈士奇么?”

    見小哀有些不解,光佑突然起了興致,解釋道:“因為這種狗很多都是二貨,叫著叫著就成了二哈!

    “這外號挺有意思的!

    小哀輕笑了聲。

    “還有呢,外號還有一個叫撒手沒,就是你牽著它出去溜圈,一撒手就可能看不見它了!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 互联网最挣钱82项目 内部精准一肖1码 打四川麻将必胜绝技 秒速赛车一期5码计划 手机下载捕鱼赢钱 nba直播回放 遇乐棋牌大厅安装 中彩双色球综合分布图 足球分析推荐 pc蛋蛋快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