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595706.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347章 海底暗流,小流氓團伙?

    出了山洞,耀眼的光芒讓光佑瞇著眼,同時手放在額頭上擋著刺眼的陽光。(m.k6uk.com手機閱讀)

    在黑暗的地方待了一會后才會感覺到光明的美好。

    熟悉了一會光亮后,光佑漸漸睜開眼睛跟身旁的快斗繼續在森林里走著。

    外面的天已經沒有那么晴朗了,太陽也沒那么毒辣,涼爽的海風吹在光佑的身上感到相當愜意。

    陽光,沙灘,海浪...

    光佑的腦海中不自覺的浮現出了一段旋律,不知不覺的就想跟著哼起來。

    不過他倒是沒哼出聲。

    陽光,沙灘,海浪都齊了,就差上穿著泳衣的小姐姐在沙灘上走來走去了,還挺可惜的。

    快斗看著光佑,問道:“現在我們去干什么?”

    “等那伙人來啊,不然呢,空手回去?”

    光佑看了斗,一臉嫌棄。

    來都來了,不做點什么就走就太可惜了。

    光佑來到那棟很舊的房子旁邊的高處,俯下身拿著望遠鏡盯著那棟房子。

    這也是光佑敢肯定的一點,鬼龜島附近的陸地就只有沖繩,從沖繩過來的話肯定會看見這艘船。

    來人看見岸邊的船肯定會知道島上來了人,他們如果不傻的話肯定會過來確認一下這棟房子里是否有人。

    同時這棟房子估計也是柯南他們唯一可能長時間待著的地方。

    就這么一動不動的趴了半個小時,那棟老舊的房子里走出了一道男人的身影。

    男人上了停在碼頭的那艘船,過了五分鐘后,他就從船上走了下來,同時船也緩緩啟動朝沖繩的方向行駛而去。

    做完這一切后,男人又回到了那棟屋子。

    又過了半小時,幾道人影紛紛從屋子里跑了出來,有男有女有小孩。

    這次離得近了,光佑能很清楚的看見出來的人確實是柯南,除了柯南之外,還有平次幾個人。

    快斗趴在光佑旁邊,同樣拿出了望遠鏡在看著圍著沙灘上跑遠了的平次幾人,皺眉問道:“那個好像是大阪那邊的警本部長服部平藏的兒子服部平次,他們這次來這里干什么?”

    “誰知道呢,反正現在估計又死人了!

    光佑聳聳肩,放下了望遠鏡,那幾個人已經跑遠了,望遠鏡也沒什么用處了。

    轉過身躺在松軟的泥土上,手枕在腦后。

    按照柯南跟平次的習慣來看,碰到死人耽擱的時間不會很短。

    趁現在躺著恢復一下體力,做一下整備工作也是不錯的選擇。

    過了半刻鐘左右,快斗一邊拿著望遠鏡一邊拍了拍光佑:“那個叫服部平次的人回來了!

    光佑這才回過神,拿起望遠鏡盯著遠處的服部平次。

    服部平次在沙灘上迅速脫下了自己的上衣,**著黑色皮膚的上身,走下水四處望了望,然后一個猛子扎進了水里。

    緊隨其后又跑來兩道窈窕的俏影。

    光佑調了下望遠鏡的倍率,看的稍微清楚了一些,是和葉跟小蘭。

    “平次!”

    和葉的的聲音在那里呼喊著,離得有些距離的光佑都能聽的一清二楚。

    她們兩個來的時候正好看見平次這家伙進水的畫面。

    “這人在做什么?天都要黑了還要潛水?”

    快斗有些不明白,為什么要在天快要黑了的時候潛水,這種行為跟作死沒什么區別了。

    “估計海底下有東西吧!

    光佑明白平次的想法,他想趁天黑前的最后時間去驗證一下腦海中的想法。

    過了幾分鐘,距離岸邊十米左右的位置竄出來一個人頭,明顯就是剛下水的平次。

    “果然如此!

    光佑看著平次上岸穿上衣服的背影,腦海中也有了一個想法。

    不過暫時也只是一個猜想,因為那顆寶石如果真在海底的話,三百克的寶石早就被海底的暗流給沖走了。

    “我去附近看一下,如果有問題對講機喊我!

    光佑起身,準備等他們散了之后,也去作波死。

    天已經快要黑了,在過一會兒等天黑了,下水就更危險了。

    如果在天完全黑下來之前平次他們沒走,那么光佑就會果斷放棄這個作死的想法。

    好在平次再跟和葉說了幾句話之后就進了那棟很破舊的房子。

    光佑抬頭看了看漸漸被黑暗籠罩的天空,趕忙跑到快斗下水的地方,脫下上衣,卸下裝備,打開了手電筒,深吸了一口氣,鉆進了水里。

    海底下很美,但光佑現在無心欣賞,此時海底還很平靜,但這種平靜只是一時的,光佑抓緊時間在海底證實著那個想法。

    手電筒的光芒照在海底,讓光佑看見了沉在海底的一支船錨,船錨因為長時間浸水也已經銹跡斑斑。

    而船錨的附近除了那些海底的石頭之外沒有任何奇怪的東西。

    忽然光佑心頭一悸,第一時間他就朝海面上游去。

    可動作還是稍慢了一些,沖擊力極大的海底暗流讓光佑如同無根浮萍一般,他只能順著這暗流的方向盡力的朝上游。

    肺中的空氣已經快要枯竭,光佑緊蹙著眉,看著已經距離只有兩手的海面。

    兩秒后,光佑終于鉆出了水面,出了水面,擺脫暗流后的第一時間,光佑深深吸了幾口以補充肺中的空氣。

    上了岸穿上衣服,把裝備帶上后,光佑若有所思的繞著海岸線走了一會兒。

    眼睛很不老實的四處望著,忽然腳步一滯,光佑仔細的盯著那一片樹林。

    疑惑的光佑走進了樹林,看著地上一條痕跡,光佑腦海中的疑惑已經消失了。

    這種痕跡肯定是某些人在拖一件大型物體的時候留下的,例如是船。

    “那船錨估計就是跟這條船一起的,若是藏在海底下,那還真令人意想不到啊!

    光佑捏著下巴,順著痕跡繼續往前走。

    朝前走了沒多久,光佑就見到了被一塊布蓋著的船。

    掀開蓋在船上的布,光佑看見了船里面的一個跟畫框差不多的東西,眼眸中流露出一絲失望。

    船內的那東西光佑都沒一點興趣,蓋上了布就準備回去跟快斗會合。

    “有情況了,那艘走掉的船回來了!

    走到一半的時候快斗的聲音從對講機傳了出來。

    光佑腳下的腳步加快,小跑到了快斗蹲守的地方。

    拿起望遠鏡朝小碼頭一看,船上下來了五個人,或高或瘦,唯一的共同點就是臉上都出現了一絲蕩漾的笑容。

    身上穿著個背心,嘴里叼著根煙。

    光佑看著他們,總覺得倒不像是那種強盜團,有些像...

    小流氓團伙?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 青海11选五开奖 贵阳捉鸡麻将怎么玩 老股民股票论坛 平特一肖公式怎样加减法 急速赛车场 篮球游戏排行榜 网上赚钱的软件 蜀山四川麻将下载安 博彩一族 模拟炒股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