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595706.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526章 拉面攤上的故事

    “警部,犯人的大概位置已經掌握,目前他正往市郊方向逃跑。(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目暮警官從椅子上站起身,表情十分嚴肅,他看向那位向他報告的警員,問道,“去讓那邊的警局負責疏散人員,這次的逃犯可沒那么簡單!

    他回想起逃犯的信息,也是一陣頭疼:

    日浦隆明,四十三歲,曾是一個名氣不算很小的建筑師。

    他要是好好過日子,不說榮華富貴,但錢肯定沒有那么缺。

    可這個人就是好酒,好賭,在這兩點上就跟那位令目暮警官又愛又恨的毛利小五郎類似。

    不過這個人玩的大,要么不賭,要么就賭很大一筆。

    這個屬于是個人自由,也沒人愿意去管他。

    令人煩惱的是這人脾氣不行,喝酒之后脾氣更差,經常和別人動手。

    有一次應酬時喝多了跟客戶打起來,客戶氣的當場毀約。

    有了前車之鑒,業內很多人都不再找他。

    因為脾氣不行,老婆和孩子也跑了,家里就他一個。

    平時也不出去,一個人待久了精神上也可能出一點差錯。

    這貨在喝多的情況下想到上次跟客戶打架的事,越想越氣。

    很不湊巧的是,這貨的偶像是那位森谷帝二。

    于是他利用以前學過的化學知識做了幾個土制炸彈就屁顛屁顛去找別人報仇。

    他直接在人家里安了個炸彈,結果人家出去吃飯,那會兒不在家。

    房子是炸了,人一點事情沒有。

    這貨很不滿足,最后他在那客戶以前經常去的地方找到了客戶。

    也不在意場合,直接拿著炸彈朝人堆里丟。

    客戶被炸的重傷,到現在為止那個客戶還在醫院躺著。

    警方后來在一處巷子抓到正酣睡的他,并把他丟進監獄。

    結果這貨仗著自己是建筑師,理解建筑的結構,在他進監獄三個月后硬生生在監獄一角炸出一個小洞逃了出去。

    直到現在,監獄長還不知道這貨是怎么做到的。

    說他聰明吧,也的確聰明,就是不用在好的地方。

    逃出去以后警方自然大力追捕,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后來是在他家發現他的蹤跡,警方發現這貨家里有個秘密保險箱。

    從遺留下的一些痕跡來判斷,可能是制作炸彈的化學品。

    警方第一時間發出消息讓市民盡量別出門。

    沒有強制疏散和全市廣播通告的原因也是因為還不確定日浦隆明的逃跑方向和具體位置。

    要是強制讓那些參加活動的人離開也不是不行,可那些舉辦活動的主辦方不同意。

    日本這地方制度有些像老美那邊,資本家的權利比他們這種底層官員大多了。

    想到這邊,目暮警官感覺自己頭有些大,暗罵一聲:“這鬼制度什么時候能變一下?”

    搖搖頭,他不再去想這一些不大現實的事情,繼續下命令:“加大力度搜,盡量把他逼到無人的山區!

    “是!”

    警員接到命令后直接轉身離開,可還沒多久就又跑了回來,神色慌張的說道,“警部,我們在多羅碧加樂園附近看見了逃犯!

    “我記得那邊是在搞什么煙火大會吧?”

    目暮警官勃然變色,趕忙問道,“有沒有通知園方?”

    “早就通知了,也讓他們疏散了,不過他們好像并沒有在意!

    聽見這句話,目暮警官頓時火冒三丈,他的拳頭狠狠的落在桌子上發出沉悶的響聲,罵道:“混賬!這些商人為了錢人命都不顧了么?”

    “通知現在離樂園近一些的警員迅速靠近樂園,同時讓救援人員時刻準備!

    事已至此,再怎么罵也已經沒有任何作用。

    目暮警官走出門,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佐藤警官,我記得你和高木警官…”

    樂園附近的拉面攤上

    美和子一掃以往的豪爽,吃拉面的動作十分文雅。

    高木在她一旁坐著,神態拘謹,吃面都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吃,就跟個害羞的女孩一樣。

    兩人并沒有交談,或是沒有話題,不過更可能的是害羞。

    就連拉面攤的大叔都看出兩人之間關系不一般。

    “小伙子,你這樣追女孩可不行!”

    大叔一邊做著自己手頭的事,一邊對著高木說道,“追女孩得主動,像你這樣何時才能追到美和子!

    “大叔!”

    美和子啪的一聲放下筷子,威脅道,“你再亂說話以后我就不來了!”

    “你這丫頭還急了,你要是不來你去哪吃這么好吃的拉面?”

    大叔笑呵呵的把美和子面前已經空掉的碗收回來,說道,“你也是,喜歡人家就直說,一直端著架子干什么!

    美和子經常來他這里吃面,兩人也挺熟的。

    以往哪次不是大口哧溜面條,今天這種吃面的方式他可是第一次見。

    說沒點故事他都不信,想當年他也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風流浪子,這種事他門清兒。

    “大叔!誰會喜歡他啊?”

    美和子仿佛被猜中心事,急忙的辯解了一句。

    大叔笑呵呵的搖搖頭,不再搭話。

    小年輕的事情就讓小年輕自己去解決吧,他等會還得早些收攤回去陪老婆呢。

    浪子不復當年風采,實在是歲月不饒人啊。

    大叔如此感嘆著。

    “叮鈴鈴~”

    一陣電話鈴打破了場上和諧的氣氛。

    美和子拿出電話,看見來人時臉色陡然變化。

    “警部,這邊是佐藤!

    美和子聽著電話那頭的聲音,點點頭,“是的,我和高木警官正在樂園附近!

    “什么?園方腦子是被屎塞住了么?”

    美和子知道現在不是生氣的時候,聽完目暮警官的命令,她連忙應下,“我馬上和高木警官展開行動!”

    掛掉電話,美和子神色嚴肅的對著高木說道:“高木警官,現在有一名逃犯出現在樂園附近,情況危急,我就不多解釋了,現在立馬出發!”

    “是!”

    高木立馬從椅子上站起來,心中苦笑道,“為什么又是這樣?”

    還沒等他從自閉狀態回過神,美和子就直接拉著他跑向樂園。

    “這兩人還真忙啊!

    大叔笑呵呵的收起高木的碗,抱怨道,“面都沒吃完,真是浪費啊!

    忽然間,大叔意識到了什么,笑容瞬間消失,眨眨眼,說道:“他們好像沒給錢啊!”

    不過,大叔也沒糾結很久,下一秒他臉上就重新掛上了笑容。

    “算了算了,就當請他們倆吃吧!

    …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 三肖默认论坛discuz 百易街机金蟾捕鱼下 微乐贵阳捉鸡麻将手 11选5山东夺金走势图 香港六肖王中特开奖 国际棋牌下载 北京快彩开奖 微信星力捕鱼 南粤36选7基本走 黑龙江6 1中了四个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