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595706.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625章 真實年齡

    這句話光佑以前在網上看到過,原話到底是不是這樣他也記不大清。(www.9595706.live)

    不過就算不是原話光佑估計也差不了太多。

    反正不管是不是原話,意思對了就行。

    從小哀嘴角噙著的笑意來看,她還是挺滿意的。

    事實也的確如此,小哀覺得這句話聽起來挺甜的,非常直接,不繞彎子,更重要的是她能從里面聽到那份真摯。

    挺好。

    “你確定你是第一次對人說這種話?”小哀挽著光佑,小腦袋靠在他肩上,“我怎么感覺你好像很有經驗!

    以前問起來的時候光佑都說是第一次,可隨著兩人認識的時間越來越長,她怎么越來越不相信了呢?

    “你這妮子在想什么呢?”光佑伸手刮了下小哀鼻子,“都跟你講好幾次了,我這人絕對全新未拆封,第一個就是你,而且最后一個也是你!

    在解釋的同時順便撩一下,光佑都有些佩服自己了。

    “說得好聽,誰知道呢!毙“У脑捳Z中似乎透著些很不明顯的幽怨,“到現在我還不是很了解你,只知道你和我一樣活在黑暗面!

    聽到這話,光佑只能苦笑,并沒應聲。

    他也不想讓事情發展成這樣,可之前坦白的時候小哀也不信啊。

    唉,有些難頂。

    可就是光佑這默不作聲的反應令小哀起了疑心,以往這情況他肯定會回答她。

    即便不想告訴也會跟她講一聲,根本不會像這次一樣直接無視她的問題。

    難道他真的有問題?

    要是真有問題的話會是什么問題?

    不會...

    一想到這種可能,小哀臉色變得有些怪異,松開了挽著光佑的手,問道:“你告訴我,你究竟多少歲!

    眼前這人不會是一個五六十歲的大叔吧?

    感受到小哀警惕的眼神,再聯系到剛才問他的那個問題,光佑怎么還能不明白小哀在想什么。

    真是哭笑不得。

    “你不會以為我是大叔級別的人物吧?”

    光佑無奈的看著離他半步遠外的小哀,解釋道,“你想太多了,我平時的行為很像大叔么?”

    聽到這話,小哀回想了下,這人平時的確不像那些油膩大叔,偶爾還跟個小孩子似的.

    嗯,應該是自己多想了。

    打消心底的疑惑后,小哀這才慢慢的靠近光佑,重新挽起光佑的手。

    相比與之前,這次她挽的沒那么緊。

    “放心,我絕對不是大叔!惫庥愚D頭看著小哀,臉上笑呵呵的,話鋒陡然一轉,“因為我已經過了被叫大叔的年齡了!

    話音剛落,兩人間的氛圍就變得有些微妙。

    小哀稍稍抬頭看了眼光佑,她從后者臉上讀出了一種認真和擔憂。

    認真代表著他沒有說謊,而擔憂則是怕她會因此離開。

    這解釋合情合理,找不出任何一點毛病。

    接著小哀又低頭看了眼自己挽著光佑的那雙手。

    陷入兩難境地的小哀停下腳步,臉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心里卻糾結萬分。

    自己要不要松手呢?

    可自己對他是真有感覺,就這么松手的話會不會讓他難過?

    “哈哈哈哈!惫庥涌此@樣實在忍不住,直接笑出聲,“這你也信?我怎么可能是一個老頭子嘛,我只是逗逗你而已,你竟然也信?”

    聽到這話后,小哀直接松開挽著光佑的手,就這么看著光佑。

    她的表現與其她女生完全不同,要是別的女生,要么小拳拳捶胸口,要么丟下他就直接往前走。

    可這種淡定的樣子,光佑還是第一次見。

    沒有人配合,光佑也笑不下去,于是他緩緩的收起笑聲,與小哀對視著。

    等他收起笑聲后,小哀冷冷的說道:“好玩么?”

    看見小哀這幅表情,感受到她話語中的冷淡,光佑也有些慌了,問道:“你怎么了?是不是生氣了?”

    回應他的語氣依舊冷淡:“我問你,好玩么?”

    在這種情況下說實話那絕對是只有愣頭青才能做出來的事,光佑自覺地自己求生欲還算強,也不是愣頭青,當然不可能這么說。

    于是光佑果斷搖頭:“不好玩!

    “不好玩你還玩?”小哀看著光佑,語氣還是那么冷淡。

    “抱歉!惫庥游⑽⒌皖^,相當陳懇的道了個歉,“我不應該開這個玩笑的...”

    還沒等他道完歉,一陣輕笑聲直接打斷了他。

    “呵呵~”小哀一改剛才的冰山狀態,不僅臉上重新掛起淡淡的笑容,就連語氣也帶上了些感情,“這你也信?我只是逗逗你而已,你竟然也信?”

    這句話似乎有些熟悉,好像就是自己剛才給小哀講的那句話。

    好嘛,這么快就原封不動的還回來了啊。

    反應過來的光佑抬起頭,皺著眉,瞪著眼,故意裝出一副生氣的樣子,不過嘴角的笑容卻出賣了他:“好啊,你這妮子竟然耍我?”

    “怎么了?”小哀嘴角含笑,走回光佑身邊,重新挽起手,“難道只能允許你這么做么?你這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當然不是!

    下意識的回答一句之后光佑明顯愣了下,隨后有些驚訝的說道:“沒想到你現在還能說出這種話,水平見長啊!

    “別想轉移話題,我不吃那一套!毙“ё旖呛Φ恼f道,“要是給你剛才的反應打個分的話,你勉強及格!

    “?才勉強及格?”光佑故作苦惱的說道,“要不給個人情分唄?”

    “不行!毙“u搖頭,“怕你驕傲,所以不給你高分,這是為你好,別討價還價!

    “行吧行吧,唉...”光佑晃晃腦袋,癟嘴道,“及格就及格吧,起碼比不及格要好上那么一個檔次!

    “知道就好!

    說著,小哀把腦袋重新靠在光佑肩上,語氣逐漸柔和下來,“剛才有一剎那我還真的以為你是一個披著孩子的大叔!

    光佑也收起玩笑的心思,用同樣的語氣問道:“如果,我說的是如果啊,如果我真的是大叔,你會怎么辦?”

    話到此處稍微頓了下,光佑緩了會才繼續往下說:“是離開我么?”

    這話題有些沉重,在說出這話的時候,光佑的聲音也略顯低沉。

    同時他有些期待小哀的回應。

    他不知道小哀會做出什么決定,但光佑知道一點,無論眼前這女孩最后到底做出什么決定,他都能理解。

    也會支持。

    聽到這個問題,小哀先看了眼身邊的光佑,她看見了光佑正強顏歡笑。

    憑心而論,這笑容挺難看的。

    收回眼神后小哀就松開了挽著光佑的手,稍稍往旁邊退了一步。

    見到這一幕,光佑瞳孔微縮,不過并沒說什么。

    晚上的風有些大,可能是吹起的風沙進了眼,光佑忽然覺得眼眶有些熱。

    即便吹起的頭發已經遮掩住自己的視線,小哀也沒想把它撩到旁邊,因為她不想讓光佑看見她有些飄忽的眼神,只是緩緩說道。

    “我...”

    ....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 甘肃快3人工计划 通化大嘴棋牌官网 蜀山四川麻将app官网 四肖选一肖期期准香港 网盛棋牌官网 江西多乐彩基本走试图 怎样分析股市行情 网络游戏如何赚钱 炒股培训 龙王捕鱼现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