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595706.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74末日6

    同行兩日,冷義扮演起了大哥的角色,無微不至的關照、嚴厲苛刻的指導,怎么看怎么像一個老父親。(www.9595706.live)

    “看得出你有一點基本功在身,但打起來之后就全無章法,這也是我說你打不過我的原因!

    趕路中途,冷義定時教導陳青歡身法拳術。最開始陳青歡還不相信這幅身體打不過冷義,結果實戰演練的時候,把把都被冷義完虐,對方的力量不輸她,戰斗技巧更是吊打,她只有挨揍的份。

    “你是不是給你自己做了實驗,你才是第一個成功的新型人類!标惽鄽g不得已得出這個結論。

    “生存環境如此,我無法自保,又怎么保護別人!彼皇菫榱吮Wo妹妹不受傷害才勤學苦練,人類本就有無窮大的潛力沒發揮出來,是其他人太過懦弱無能了。

    邊走路邊說話時,右邊突然出現窸窸窣窣的聲音,聲音大概在二十五米外的位置,聽動靜像是變異者。

    “蹲下!”

    二人神色大變,冷義低吼一聲,倆人頓時默契地退開,一人靠著一個遮擋物蹲下擋住身體。

    陳青歡快速握住腰間的軍刀,冷義則赤手空拳,二人對視一眼,冷義沖她比了幾個進攻信號的手勢,她豎起大拇指表示明白。

    他的意思是讓她主動出擊,他負責蹲守,如果她不敵對方,他再出手擊殺。

    這是他們離開基地后第一次遇到變異者,陳青歡雙目聚神,從兩塊破碎的水泥板中間看到一閃而過的白色身影。目標鎖定,她立即屏氣凝神,幾個輕盈地跳躍快速躥到前方,直接把距離拉進到五米。

    腰間的軍刀揚到空中,她一腳踢翻一塊重疊在一起的建筑碎石,巨響震懾到了藏匿著的變異者,于是地底下猛地蹦出一個面目可憎的鬼影,電光火石間便張牙舞爪地朝陳青歡疾行而去。

    陳青歡踢開的那塊的板子還在空中,變異者沖出來的時機不好,正中她下懷,一頭撞向了厚重的石板,“砰——”,又是一聲巨響,石板被撞得粉碎,碎石濺落一地。

    變異者沒有因此收到傷害,不過對陳青歡來說,停頓的這一秒就足夠她一招致命。

    鋒利的刀刃從粉塵中劃下,目標是他的頭顱,變異者未見其刀先感殺氣,本能反應使他迅速蜷縮身體,低頭的瞬間,軍刀貼著他的頭頂劃破朦朧煙塵,一招落空。

    陳青歡皺緊了眉,見沒得手,當即抬腿踢向對方縮成一團的身體,再次拉開二人距離。

    煙塵還沒散開,彈開的陳青歡雙腿蹬在側立的墻壁上,大腿肌肉漲動,身體閃電般彈跳射出,一秒沖到變異者的眼前。

    與此同時,站穩的變異者猛地揮出右手抵擋攻擊,左手則直接挖向陳青歡的胸膛,看樣子是打算正面硬碰硬。陳青歡有把握斬斷他的手臂,同樣也明白,對方刺出的左手能輕易捅穿她的身體。

    接觸在即,陳青歡的軍刀先他一刻砍中右手,于是她立即借力抬起下半身,一個倒掛金鉤,用雙腿鎖住了對方的左手。

    “噗——”下一秒,腦袋開花的聲音宣示戰斗結束。軍刀脫手而出,穩穩地扎在變異者的臉上,見他的身體動作停止,陳青歡松開身軀,重新握住刀柄,用力向上劈開他整個頭顱,成功補刀。

    頭部是變異者的弱點,只要被搗碎頭部,再堅強的生物都活不了太久。

    這一戰只持續了十幾秒而已,陳青歡卻幾乎把冷義教的所有知識動作都用上了,連遠處觀望的冷義都很驚訝,她只訓練了幾天,身體還沒有肌肉記憶,但實戰時身體卻能跟上思維,反應速度不比他差。

    “基地還是有好處的,起碼有水能讓我洗澡!标惽鄽g提著滴血的軍刀往回走,一身腥紅散發難聞的味道。

    冷義扔給她背包,望了望天說:“等下雨吧,基地里也沒水給你洗澡,都是等下雨!

    “行!标惽鄽g用石頭將就著擦擦軍刀,重新別回腰間,“冷主任,這刀還沒有我的手好使,我用手照樣能撕開變異者,而且咱們明明有槍,我覺得這刀還是給你防身比較好!

    “槍是預防我們遇到機器人,子彈也沒有多到夠我們揮霍!

    冷義拿出一小瓶藥水,走到倒下的變異者尸體旁,打開蓋子倒了一點兒液體在頭上面,神奇的事情發生,已是兩瓣的頭顱慢慢融化成一攤血水。

    “我給你這把刀就是為了讓你掩蓋身份,如果我們活著到達一號基地,其他人看見你徒手劈開一個變異者,那我們應該沒機會去三號基地避難了!

    “冷主任考慮得真周全!标惽鄽g無言以對。

    二人重新上路,不知是不是上天聽到了陳青歡的請求聲,剛走了半天,天空居然落下淅淅瀝瀝的小雨,陰沉的世界被干凈的雨水沖刷著,在此刻,容器接收雨水的聲音成了美妙音樂。

    冷義找到一處歪倒的半邊屋子,傾斜的天花板可以用來避雨,他在屋里保存體力,陳青歡則在后面的空地上清洗身上的血污。

    “雨停之前我們就在這里休息!

    冷義透過沒有玻璃的窗戶能看見陳青歡的濕透的軀體,身材曼妙,堪稱尤物,只不過他們倆好像都沒有羞恥心,一個敢正大光明露,一個早在實驗時就看夠了對方的身體。

    “冷主任,好像有人來了!标惽鄽g的耳朵告訴她有幾個人正扎堆往這邊走,“不是變異者,速度很慢,而且是集體行動!

    “人類?”

    “應該是……”

    “的”字還沒開口,不遠處響起驚天動地的叫喊聲,“真的是人!還是女的!”

    如陳青歡所說,三個流浪者出現在不遠處,其中一個男人指著她大呼小叫,另外幾人也不約而同露出驚喜的目光。

    “我就說看見有人,你們還說不可能!”

    “這太匪夷所思了,我沒想到過還能碰到活人!

    三人翻過路上的障礙物,小跑著到陳青歡面前,此時陳青歡身下是一地粉紅色的污水,身上的衣服也沒有洗得太干凈,血跡斑斑。

    中間較高的男人連忙問道:“你受傷了?你是怎么活下來的?一個人?”

    陳青歡用余光看向屋子,冷義已經下意識隱藏起來,怪不得他們沒發現他。

    四人在雨中面面相覷,淋雨會消耗多余的能量,這可不是什么好選擇,“這女人是個啞巴?還是嚇傻了?不然先帶回車上,不要再淋雨了!

    “你們有車?”陳青歡看在車的面子上開口說了一句話。

    “原來是個正常人?”男人眉毛高挑,意味深長地看了看另外兩個人,“我們有車,雖然不知道你是怎么活下來的,但你可以跟我們一起走!

    陳青歡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仰側著頭向后說:“冷主任,他們有車,怎么說?”

    話音剛落,那三個男人立馬警惕起來,紛紛準備掏出武器,女人的話說明這里不止是她,如果是兩個隊伍碰見,那就不是誰容納誰的簡單情況,而是一定會互相爭奪資源。

    冷義從陰影中緩緩現身,高大帥氣的樣子讓三個男人更加緊張,只見他模樣冷漠,神態自若,走出來時手里還拿著一桿槍。

    “我們不會硬搶,你們放心!崩淞x開口表示友好,只是語氣卻兇神惡煞,“你們要去哪個基地,如果是一號基地,我們可以同行!

    三個男人在看見槍的時候就愣了愣,聽到問題才回神,“你們隊伍就你們兩個人?”

    “就我們兩個!标惽鄽g朝冷義走去,留下的背影在三個人看來簡直婀娜多姿。

    “一號基地和二號基地都可以去,如果你們是要去一號基地,我們車上還能容納兩個人,不過你們需要用槍來換!比艘贿呎f話一邊觀察附近,確認了四周再也沒有其他活人。

    陳青歡他們原本只帶了一支槍,但在逃出來時分別順了守衛的兩支槍,所以現在一共有三支,用一支槍換一輛車,這買賣不虧。

    冷義問道:“你們的車還有多少燃料,能夠行駛多遠!

    “路上我們找到了兩桶油,只要車子不被破壞,開到基地沒什么問題!备邆子男人反問,“你們的槍呢,有多少子彈?”

    “我們可以提供一桿槍和20顆子彈給你們,你們去一號基地的車帶上我們,其余任何資源都不共享!崩淞x答道。

    三個男人低語商量片刻,如果不共享其余資源,那他們等于白得一把槍,很是劃算!

    “成交,跟我們來吧!备邆子男人點頭搖手,“我們車上還有兩個人,到了后我們還需要跟他們商量一下!

    聞言,冷義打算拿起背包的手停下來,“那你們先回去跟他們商量,我們在這里等待答復!

    三人同時皺眉,顯然有些不悅,冷義繼續說:“我們只有兩個人,還有一個是沒什么戰斗力的女人,不得已謹慎一些!保ㄎ赐甏m)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