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595706.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269章 很不對勁

    面對林郅悟的指責,王庾心塞得要命。(m.k6uk.com手機閱讀)

    早知道這是個遲鈍的家伙,她就不使心眼了。

    看來,得靠運氣了。

    “嘿嘿!”王庾扯開嘴角,擠出討好的笑,語氣溫柔似水:“我剛才就是試試我們兩的速度,這局不算,我們重新來過!

    她的牙齒很白,小小的如同迷你貝殼一般,但上下牙齒各缺了一顆,沒有顯得滑稽,卻讓林郅悟覺得面前的這個小娃兒好憨好甜,就像他表妹養的那只加菲貓,又颯又萌。

    這個笑容一下子就擊中了林郅悟的心,他相信了她,“好,重新來!

    王庾將手藏到身后,喊道:“一,二,三,開始!

    兩人同時亮出手。

    王庾出布。

    林郅悟出剪刀。

    王庾:“......”

    看來,她今天的運氣有點差。

    “哈哈哈,我贏了!绷舟の蚋吲d得揮舞拳頭。

    王庾不甘心,叫道:“三局兩勝,還有兩局!

    林郅悟臉上的笑凝固了,下一刻,他又綻放笑容,很大度地說:“行,不過說好了,只能是三局兩勝,不能有五局三勝等其他理由。

    “還有兩局,輸了的不許耍無賴,必須聽從贏了的人!

    “好!蓖踱诐M口答應。

    于是,兩人又來了兩局。

    第一局,王庾勝。

    第二局,林郅悟勝。

    “哈哈,我又贏了.......哎喲~”

    林郅悟高興得跳了起來,卻撞到了頭,他抬手揉了揉頭上的包,疼痛也擋不住他的好心情。

    看著林郅悟得意忘形的模樣,王庾很郁悶,看來,她今天的運氣不是有點差,是很差。

    “男子漢大丈夫,說話要算話!

    林郅悟沖王庾眨了一下眼睛,開心地打開車門,對車夫說:“馬車掉頭,回城!

    車夫正是大全,他聽見林郅悟的話,有點懵,下意識地往車內看,想聽聽王庾的意見。

    卻看見王庾臉色陰沉,高舉著手,一個手刀下去,林郅悟暈倒在馬車內。

    大全:“......”

    “我不耍無賴,我只耍橫!

    王庾甩了甩手,表情很是郁悶:“早知道如此,我應該一上來就把你打暈,浪費我口舌!

    大全忍不住說了一句:“小庾兒你早該這樣做了,和這小子,有什么可聊的!

    王庾白了他一眼,高聲喊道:“加速前進!

    “駕——”

    沒走多遠,車速慢了下來。

    王庾正想問怎么回事,外面就傳來了王康達的聲音:“小庾兒,前面來了一群人,領頭的是王小胡!

    王小胡?

    他不是送使者出了城就回去了嗎?

    來不及探究王小胡為什么出現在這里,王庾瞥見了馬車外穿著禁軍侍衛服裝的幾人,為了掩人耳目,她沒讓他們換裝,繼續穿著禁軍侍衛的衣服。

    王庾迅速運轉大腦,一個主意就在腦海中升起。

    “大家不要慌,保持鎮定!

    “王康達,王小胡若是問起,就說主上派你和魏徵去執行秘密任務!

    郝綬驅馬過來,提醒他們:“王小胡來了!

    王康達心中一凜,強裝鎮定地驅使馬兒往前走。

    王庾關上車門,來到魏徵身邊,去掐他的人中。

    “王郎將,這么巧,你這是要去哪兒?”王小胡勒馬停在了王康達的面前。

    “王統軍!蓖蹩颠_打過招呼后,面不改色地回答:“主上派我去執行任務!

    王小胡掃了一眼那些“禁軍侍衛”,又看向了馬車:“這不是魏參軍的馬車嗎?”

    說著,來到馬車旁,沖里面喊了一句:“魏參軍可在里面?”

    “唔~”

    微弱的聲音令王小胡蹙起了眉頭,他又喚了一聲:“魏參軍?”

    王庾將匕首往前移了一分,表情兇狠,在魏徵耳畔說道:“若不想死,就把王小胡打發走,別;ㄕ!

    魏徵還未從震驚中緩過神來,就感受到了脖子上傳來的寒意。

    他深吸一口氣,盡量用平和的語氣喊道:“王統軍,主上派我和王郎將去執行任務,不敢耽擱,我們改日再敘!

    王小胡眸底浮現疑惑,主上到底給他們指派了什么任務?怎么還讓魏徵和王康達一起去?

    盡管心中存有疑慮,但聽魏徵這樣說,不敢耽誤他們的時間,便說道:“好,我們改日再敘!

    說完,退至一旁。

    “走!

    車隊再次前行。

    王小胡驅馬回城,沒走多遠,他突然勒住了韁繩:“吁~”

    侍從跟著勒住馬:“統軍,怎么了?”

    王小胡臉上浮現猶豫之色:“你有沒有覺得,那幾名禁軍侍衛很不對勁?”

    侍從想了想,“沒有啊,他們看起來很正常!

    聽見這話,王小胡眉間的皺紋更深了,他閉上雙眼,努力回想剛才的情形。

    半晌過后,他突然睜開雙眼:“不對,那幾人根本就不是禁軍侍衛,有貓膩,我們追!

    說著,立刻調轉馬頭去追。

    王康達剛松口氣,就聽見后面傳來了馬蹄聲,仔細看了看,臉色瞬間發白。

    “小庾兒,王小胡又追上來了!

    王庾掀開車簾往后看,當看見王小胡拼了命似的往這邊追,心中突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王郎將,等等!蓖跣『诤竺娲蠛。

    王庾吩咐道:“停下吧,看他做什么!

    車隊停了下來,王康達、郝綬幾人看似隨意地停在馬車周圍,實則站立位置防守住了馬車的各個方向。

    王康達看向王小胡,客氣地問道:“不知王統軍還有何事?”

    王小胡往馬車看,車門緊閉,他什么也看不見:“我有幾句話要當面和魏參軍說!

    他重點強調了“當面”兩個字。

    王康達猶豫了起來。

    正在這時,車門打開了,王庾笑盈盈地沖王小胡打招呼:“王統軍,好久不見!

    “小庾兒?”王小胡吃了一驚:“你的病好了?”

    詫異之余,不忘探頭往里看,王庾與魏徵對立而坐,中間擺著一張案幾,案幾上還放著幾本書。車內除了一些出行必備的東西外,沒什么可疑。

    王小胡的目光從青色被褥上掠過,落在了魏徵的身上,好像......并無異常。

    王庾并不在意王小胡打量的目光,神情顯得十分自然:“昨晚就好了,多謝王統軍的關心!

    “病好了就好!

    王小胡沖她親切地笑了笑,便轉向魏徵,試探性地問:“主上難得派魏參軍出城,想必這次是有重要的任務吧?

    “不知魏參軍能否告知于我?”

    感受到身側匕首傳來的涼意,魏徵不敢有太大的動作,也不敢明著給王小胡暗示,只隱晦地眨了一下眼睛,“抱歉,主上有吩咐,不敢隨意告知他人!

    “锃!”

    話音未落,王小胡突然拔出兵器,架在了王康達的脖子上......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