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595706.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二百三十四章 令壽脫發

    洪荒人生中,李長壽第一件后天靈寶級的寶物,是云中子前輩看在**師的面子上,贈送的一只無名小塔,李長壽用作了本體防身之用。(看啦又看小說網)

    但自己人生第一件后天功德靈寶級的寶物,竟是……

    天庭姻緣殿中挪出來的相思寶樹!

    剛想退出紅爹界,就被玉帝的賞賜打了臉,這能找誰說理?

    此處海神廟地下,某個被陣法包裹的小型密室中,李長壽的紙道人捧著那只盆栽,坐在那一陣哭笑不得……

    真別說,上輩子大學沒畢業的時候,有位一看就是江湖騙子的算命先生,拿著手機算卦軟件,逮住他就卜了一卦,說他總有穿上大紅喜袍的那天。

    為了破除迷信思想,李長壽上輩子準備,結婚時定制純黑燕尾服!

    雖然最后也沒能用上。

    沒想到,這一天似乎真的會到來,但他不是什么新郎,而是……

    候補小月老?

    嘖,倒也是頗為有趣。

    李長壽看著這只相思樹,略微有些猶豫。

    這東西也不能直接拿給本體用,拿來也沒有大用;

    難不成,御敵時,祭起相思寶樹、催發一根根樹枝,對著對方一陣猛扎,讓對方怦然心動,化干戈為玉塌?

    呃,這法子本身倒是不錯。

    斟酌一二,李長壽決定將此物放在安水城中,用來鎮壓自己海神教的氣運!

    雖然只是后天功德靈寶,但蚊子腿再細那也是……

    咳,這不重要!

    聊勝于無,大小且不論,有總好過沒有。

    李長壽控制著這只紙道人,施展土遁朝安水城地下而去。

    鉆至安水城海神主廟方圓十里之地,紙道人突然開始不斷繞路,遁過一條堪稱十八彎的隱藏路徑。

    不多時,紙道人抵達地下石層的某處,熟練地開啟了一連串禁制,紙道人又從老神仙的外皮,恢復成了厚厚紙人的模樣,斜挎著布包,跳入了一處石縫。

    石縫之內,別有洞天。

    里面有一處三丈見方的【院落】,就像是一座有著嚴密程序的紙工廠,被一層層精致地陣法包裹著。

    這,就是李長壽在外所設,目前為止規模最大的紙道人庫!

    兩排小屋子中,疊放著一只只厚紙人,總體數目無法詳細統計,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被注滿仙力的紙道人送到此地……

    除此之外,還有許多被賦予了簡單命令的原版神通紙人,在此處掃地、巡邏,防火、防盜。

    原版紙人只是裝飾品,在這里做做樣子,讓這里看起來多一點生氣。

    在院落的角落中還有兩只小屋,里面堆滿了仙豆,都是精挑細選的上等貨色,比他此前給天庭的那一批豆子,品質還要高了許多。

    ——為了不傷及凡人,李長壽并未在此地安放毒仙豆。

    這就是海神教主神廟,最后一層防御力量。

    如果有人攻打海神教,這里的紙道人和仙豆能在短時間內,爆發出堪比數萬精銳天兵天將的戰力,護衛安水城與此地海神廟。

    若這些紙道人和仙豆都拼光了,那李長壽……

    也就只有跑了。

    此刻,帶著布包的紙道人,邁著六親不認王八步,走到了這庭院正中,將那‘盆栽’蔥布包中拿了出來,放在了院落正中。

    這相思寶樹散發著瑩瑩光亮,將整個小院都照耀的熠熠生輝,一只只紙人、紙道人頓時多了幾分功德加持。

    說到功德……

    李長壽心底,又打開了一點點【小】思路。

    東木公剛才所說,這柱小相思樹,是在原本相思樹的基礎上培育出來的;

    那自己是不是也可以用功德,培養這只小相思樹,擴散相思樹的靈根?

    自己此前瞎想的斗法妙招,其實完全可行,相思寶樹跟自己的仙識毒丹心火燒配合使用,關鍵時刻擾亂對方心境……

    雙重功效,加倍給力!

    雖然這個斗法套路確實有點黑心,但都已經生死搏殺了,活下來才是最重要的。

    不僅如此,這只小相思樹的葉子、樹枝,應該可以用來煉丹……

    再搞點嫁接手段,弄一些其他靈根、靈枝搞到這上面,催生點‘相思果’?

    人參果是嬰孩模樣,相思果也可分為一男一女嘛……

    將來如果有機會去五莊觀中,他這個長庚道人拿著相思果,向前拜會那位地仙之祖,也可說一句:

    ‘前輩,咱們的果果有緣,不如互換他幾百對!’

    咳,這個純粹是想桃子吃。

    “該怎么才能發揮這玩意的最大作用?”

    東西都拿到手了,雖然不是自己想要的塑形靈藥,但總不能浪費了這般后天靈根、功德靈寶。

    也不知,這相思樹培育長大之后,搞出來的樹汁,弄成紙道人又會有什么效果……

    呃,【情】字紙道人項目正式上馬?

    講道理,還是要穩一手。

    還是先將此物寄在此地,借一部分香火功德慢慢培育,后面再說這些。

    ……

    安置好剛得的相思樹,李長壽心神回歸本體,繼續開爐煉丹。

    此前若知道玉帝會賜下這種‘重寶’,那他就可以省心許多,直接扎王富貴幾……百下,不就完事了?

    仔細想想,李長壽覺得自己這個度仙門小弟子,確實是有些名不副實了。

    當同期弟子們在想著峰與峰之間的那點事,他卻在大教旋渦中浮浮沉沉。

    當同期弟子們,大多為成仙劫而發愁,他已經不得不擔心金仙劫,如何穩中取長生……

    世間之事,當真如此奇妙。

    一次北洲之行,讓自己的修道生活不再平靜;

    一個起于‘斂財團伙’的南海神教,后面竟牽扯出了如此多的因果……

    洪荒的兇險數之不清,而洪荒之波瀾壯闊、精彩紛呈,也讓壽頗感欣慰。

    真不枉他走這一遭。

    當然,豪情沖天是不可能沖的,這輩子都不可能沖的,朗聲大笑幾句、表現點英雄氣概,根本就沒什么實際意義。

    安穩修行才是正途。

    距離金仙境,只差幾哆嗦了……

    越是到關鍵時刻,越是不能動搖自己的原則,絕不能自亂跟腳。

    必須深刻貫徹‘低調’、‘悶聲發財’的基本策略,堅持‘穩字經’的思想指導!

    ‘要不要想辦法,跟忘情上人分享一些感悟心得?’

    李長壽沉思少許,也沒有太穩妥的辦法。

    門內現如今知道他真實修為的,只有兩人;

    一位是自家空虛掌門季無憂,但掌門自【那一夜】之后,就像是故意躲著自己,也沒什么其他訓示,宛若無事發生;

    連李長壽的后續忽悠、鞏固療程都免了!

    一位,就是關系暫時理清楚了,似乎、大概、可能,對自己有一點點好感的破天峰掌門一脈新晉真仙、同期首席大弟子……

    有琴玄雅。

    她也已經立下了周全的大道誓言,一般情況下,不會將自己的真實修為泄露出去。

    且因門內、門外情報的不統一性,掌門季無憂,與‘這個冰山不太冷’的有琴玄雅,并不知道他在外面搞的那些大事……

    有一說一,有毒師妹美是真的美,就是有時候太耿直了些,不善變通之道,不通人情世故。

    在其他弟子眼中,她就是那種標準的出塵仙子,不染世間污垢吧。

    李長壽念及于此,也只是微微一笑,并未多想其他事……

    修道日子,在一番又一番波折后,總算迎來了一段稍微平靜的時期。

    可惜,這份平靜并未持續太久,敖乙大婚、南海東海大戰之后的第十二個年頭,海族再次爆發大規模叛亂。

    這次海族叛軍對北海龍宮發動猛攻,最后雖被擊退,但北海龍宮損失相當慘重,大門都被拆了。

    北俱蘆洲苦寒,北海也跟著受牽連,海中生靈都沒多少,還有大片大片經年不化的玄冰漂浮在海面上,北海龍宮也因此實力最弱……

    龍族這算是初嘗敗果,整個族內的氛圍,頓時變得十分微妙。

    主戰、主變、主和,三派都有大批龍在。

    這還只是明面上的麻煩,真正的麻煩,還藏在堅冰之下。

    根據文凈道人又一次傳信的內容,西方教這次真正的目標是西海龍宮,西海龍宮已被滲透小半、仙蛟兵半數已暗中反叛。

    一場風暴,悄然醞釀在了西海,而此時大部分龍族都已被轉移了視線……

    李長壽連續思考了半個月,最終定下了三字策略。

    【穩】;

    【穩】;

    【穩】。

    這次不穩絕對不行。

    得到文凈道人的傳信,李長壽就將此事,及時上奏玉帝陛下知曉。

    玉帝對此無比重視,也有了上次顯威風的經驗,這次【大膽】了些,在各處調撥、匯聚了天庭精銳的十萬天兵,秘密操練,隨時準備從天而降,正義執行!

    對于此時的天庭而言,這已是一股珍貴的戰力,若有大量折損,玉帝陛下肯定萬分心疼。

    同時,為了減少自己的工作量,李長壽將上個版本、即龍宮用過一次的寒冰射手、大盾仙兵的培育方法獻給了天庭。

    據說,天庭為此搞了個……種豆元帥!

    因‘豌豆射手’的威力太強,李長壽并未將培育之法獻給天庭,還是在小瓊峰上親自栽種。

    后續新開發的豌豆射手品種中,他又搞出了威力升級版、五行火烈版。

    這十萬天兵,各自配備了十顆弓手類仙豆、十顆防護類仙豆、五顆威力升級般的豌豆射手。

    屆時,必是不動則已,一動天驚!

    俗話說,事不過三。

    西方教如果第二次大舉搞事還被挫敗,估計就會重新評定龍族之事。

    到那時,西方大概率會知難而退,小概率會對天庭直接施壓。

    所以李長壽格外看重這次的‘機會’,必須要讓龍族對天庭產生向往之感,甚至,還要等龍族對天庭主動求援……

    這,就是收服龍族上天的最關鍵一步。

    可說實話,在西方已知天庭與人教干預龍族之事的前提下,還要再次算計成功西方教,第二次拆他們的臺……

    是真的難。

    而讓李長壽感覺有些意外的是……

    西方教這次,竟然也變得穩健了許多。

    他們在暗中取得了如此大的優勢情況下,并沒有著急對西海龍宮動手,而是借海族叛軍、與后續調撥來的妖族,不斷消耗龍族的精力和耐心。

    李長壽現在只能粗略預計,對方發難的時機,短則三年、長則百年,必然有一錘定音的手段。

    ‘這手段,又會是哪般?

    仔細想想,他們也無外乎就是從天庭、從龍族、從南海神教等幾個有限的方面入手!

    李長壽最近感覺,自己的心神又有些不太夠用,甚至……

    還掉了兩三根頭發!

    說到底,這是南海海神揚名洪荒的一戰,跟他度仙門弟子李長壽有啥關系?

    “這操心的命啊!

    他剛想繼續埋頭分析西方教的后手,就發現靈娥行色匆匆,從破天峰方向飛來,趕到了丹房大陣之外。

    他開啟了師妹專用通道,讓靈娥安全抵達丹房,李長壽的本體也從地下密室中鉆了出來。

    “這么著急,怎么了?”

    靈娥忙道:“師兄,師祖找你,很著急的樣子!”

    “有說具體是什么事嗎?”

    “好像是……咱們師伯皖江雨投胎轉世之事,地府那邊似乎出了些問題。

    掌門都驚動了,此刻就在忘情居中呢!”

    掌門都被驚動了?

    那,倒是不便用化身前去,免得讓掌門不喜。

    李長壽讓靈娥稍候,真正的本體從一側書架角落的盒子中飛了出來;之前的這具【本體】系列紙道人,化作一縷青煙回了地下。

    “這、這個……”

    靈娥看了看蒲團下的小孔,又看了看面前的師兄,委屈巴巴地問了句:

    “師兄你上次手在我臉邊摁過去的時候,難道也是……”

    李長壽淡然道:“那自然不是化身!

    “哦,”靈娥俏臉一紅,現在倒是比之前有進步,稍微適應了一些。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 山西快乐十分形态走势图 河南快三遗漏 新手怎样看pk10走势图 股票配资平台推荐 北京11选5走势一定牛 宁夏11选5五码分布走势图 涨鑫宝配资 吉林风彩十一选五 广西快3开奖官网 极速赛车技巧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