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595706.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658 公私

    溫謙和笑了笑,打量一身戎裝的解封臣:“這一趟辛苦你了。(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司令言重,分內之事而已!

    “把你放在這個位置上的時候,因為你過去的身份,不少人都對此頗有微詞,但現在看來,你做的很好!

    解封臣知道,此時的正確做法是謙虛,可面對溫司令那笑盈盈的慈祥的臉,手里又抓著紀暖給他的沉甸甸的頭盔,他連虛禮客套的精神都沒有了,只呵呵笑了一聲,說道:“我要去維護戰斗機了,司令請便!

    “好!

    目送解封臣離開,溫司令的臉也沉下來,對小跑上前的副官說道:“盯緊他和鐘……不,月升初一,免得生亂!

    副官恭謹道:“是!

    月升初一費了那么大勁兒才把紀暖救回來,怎么可能對她重回軍部無動于衷?

    與其盲目相信一個暗殺組織首領的投誠,倒不如對可能的叛變未雨綢繆。

    被白大褂們領到了設在航母上的無菌實驗室,剛看到總負責人,紀暖就瞪大了眼睛。

    一身白大褂的安蘭站在實驗室外,臉上帶笑,對紀暖伸出了手:“又見面了,紀暖!

    紀暖覺得,自己的腦子有點不夠用。

    她看著這個活生生的安蘭,一時間呼吸有點發緊。

    她明明給了安蘭一槍的。

    明明親眼看到她被喪尸撕成碎片的。

    明明開槍的后坐力似乎還留在手中,可為什么……

    她還活著?

    安蘭把下巴的口罩拉到臉上,眼神驟然變得犀利,然后對一旁的研究員們發號施令。

    “這位紀暖小姐就是我們今后珍貴的實驗品,必須十分小心的對待,一組帶她去清潔消毒,二組取樣送到觀察區,三組暫停手中的工作,專心分析血樣,兩個小時后我要看到結果!

    她吩咐完,像個女王一樣,趾高氣昂的轉身走了。

    手下人也立刻行動起來,一組人大概是負責打雜的,兩男兩女,把紀暖扯到浴室,好在還沒有完全把她當成實驗體,只有兩個女研究員留下來,粗手粗腳的幫她除去身上的衣服和配飾,然后把她摁在花灑下,用帶著消毒水味的水從頭往下淋。

    水有點涼,紀暖被澆的一陣激靈,用力掙脫了那兩人的手。

    那兩人還以為她要跑,馬上擺出一副教訓人的架勢。

    紀暖咬咬牙,擦了把臉看著她們:“我來了就沒打算跑,出去,我自己洗!

    沒想到她說得這么直白,兩人面面相覷,然后一人說道:“我們只是擔心你洗不干凈……”

    紀暖沒有說話,只是目光沉沉的看著她們。

    兩人語塞,只能退出來,跟那兩個等在外面的男人小聲的嘁嘁喳喳。

    定然不是什么好話。

    紀暖仰頭迎著水,微涼的水澆過她的身體,被云川外套捂出來的體溫漸漸消失。

    這樣……

    就好。

    這條路是她自己選的。

    遇見安蘭是她萬萬沒想到的事,有這女人在,自己以后的日子肯定不會好過。

    如果再也不能從這里走出去,她希望云川可以忘記她。

    她留給他的,大概也沒有什么好的回憶,所以他才不愿意讓她想起。

    忘記吧。

    就這么……

    忘記吧。

    洗過澡之后,紀暖穿上了給實驗體準備的衣服。

    這衣服方便穿脫,十分單薄,就是兩片只用肩膀和腰間的系帶連在一起的布料。

    她踩著無菌拖鞋跟在一組身后走,被領到了觀察區,這時,有全副武裝的研究員走上來,抓著她的手臂抽了一粗針筒的血,針尖剛拔出來,就有人拿了酒精棉按上她胳膊,把她送進一間四面透明的觀察室里。

    觀察室里有一張手術床,旁邊安置著許多儀器,研究員讓她躺上床,拿起束帶就要縛上她的手腕。

    紀暖抓著束帶,問道:“我要在這里呆多久?”

    研究員看了看室外的安蘭,說道:“觀察期是三天,等采集了基礎數據之后,就會把這些儀器撤掉!

    “我要一直呆在這里?”

    研究員說道:“私人時間我們不干涉,不過你作為實驗體,我還是多提醒你一句:就算是私人時間,也在我們的監控之中!

    紀暖產生了一絲惱意,扭頭看著外面的安蘭。

    安蘭也正看著她,臉上掛著好整以暇的微笑。

    她是故意的。

    為了報復紀暖向她開槍。

    初來乍到,紀暖知道,自己應該克制脾氣,可安蘭未免欺人太甚。

    紀暖冷聲道:“我要見溫司令!

    研究員怔了怔,為難的看著安蘭,安蘭的聲音透過音響從觀察室里傳出來:“你見溫司令做什么?”

    “談談我的待遇問題!

    安蘭笑得花枝招展:“你以為現在是什么時候?溫司令已經把這里的事情全權交給了我。為了全人類的福祉,有什么得罪,你還是忍忍吧!”

    她的笑聲太尖銳,連研究員都聽出了不對勁。但被安蘭一瞪,他們也不敢停下手里的動作,七手八腳的把紀暖綁好了。

    公報私仇。

    紀暖咬牙,憤恨的看著安蘭。

    安蘭在外看了一會兒,越看越痛快,見紀暖認命的不喊不叫,這才背著手,施施然離開。

    安蘭一走,研究員們也相繼退出來,這時,一個不起眼的女研究員在她手上輕輕捏了一下,紀暖看著她,她隔著口罩,對紀暖點一點頭,示意她安心。

    為了不引人注目,她也很快的離開了。

    觀察室里的燈光也跟著暗淡下來,除了一盞半死不活的照明燈,就只剩下了儀器的閃光。

    抽血的針孔已經愈合,但仍是脹脹的疼,紀暖躺在冰涼的床上,感覺自己的體溫被黑暗和床板一點點的吸收,她的眼睛也越來越沉,最終陷入了無邊的黑暗。

    一管沉甸甸的血樣被送到實驗室,分成十支試管分別進行無干擾化驗。

    但就在這眾目睽睽之下,依舊有一小管血樣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落到了安蘭的手里。

    經過離心分離之后,她取出上層血清,注射到一只小白鼠身上。

    雖然這個實驗在今后也是要做的,但她就是要快人一步,掌握先機。

    她才不會被溫謙和牽著鼻子走!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 永久固定公式规律大全 辽宁11选5开奖走势图 幸运飞艇官方开奖号码 体彩浙江11选5中奖规则 天津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一号配资 11选5走势图 北京11选5现场开奖哪个软件 申万宏源配资 好运彩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