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595706.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五百七十三章:頑疾

    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在了拄拐老頭懷里的那個小男孩身上,因為拄拐老頭說得很明確了,只要能夠將他孫子的頑疾給治好,就可以將這件“曇花一現”靈器給拿走。(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拄拐老頭愿意用一件二品靈器換他孫子的命,那他孫子是得了什么無法治愈的頑疾?

    許多人都目光火熱地看著小男孩,似乎小男孩才是獵物。

    嚴格來說,治愈型的靈器有很多,很多人幾乎都不陌生,在出去尋找靈器的時候,或多或少隊伍都會有這樣一個負責治療的人。

    只是不知道小男孩究竟得了什么病。

    小男孩怯生生地看著圍觀的鎮靈師,突然被這么多人看著,似乎有些不安,緊緊地拽著他爺爺的衣服。

    “以你的實力,我能讓你的靈器凋謝十分鐘!

    拄拐老頭瞥了一眼安凝,隨即自顧自地把緊握的手攤開,隨著他的手逐漸攤開,曇花原本凋零的花瓣慢慢地凝聚到了一起,聚合到花梗上,重新凝聚出了曇花的原型來。

    而此時安凝的斷琴被接觸了壓制,竟然重新發出了悠揚的琴音。

    安凝此時再也不敢小瞧,她收起自己的靈器,臉色有些陰晴不定。

    雖然這只是示范,大家都沒有盡全力,但安凝很清楚,如果真是在戰斗的時候,對上這個曇花一現,她沒有任何勝算。

    “老先生,是晚輩失禮了!

    安凝微微躬身,鄭重其事地道歉。

    這讓辰風驚訝不已,這個野蠻的女孩居然還懂得道歉了,看來安家的危機讓她也改變了不少。

    拄拐老頭沒有說話,對安凝的道歉無動于衷。

    安凝臉色凝重了起來,安家今年是奔著第一名去的,如果這個老頭擁有壓制“高山流水”的靈器,他們安家怎么能放過?

    在擂臺上只要靠著這個曇花一現,讓對方的靈器失控的話,哪怕只有一秒鐘,也足夠把對手給擊潰!

    “老先生,如果能夠治好你的孫子,你確定會把這件二品靈器送出去?”安凝問道。

    “這里是靈市!

    拄拐老頭說話很簡單。

    在靈市交易,有九州的強大靈器作為保證,誰也無法出爾反爾。

    “我有妙手回春,能讓我看看你家的小孩嗎?”安凝說道。

    “可以!敝艄绽项^點頭。

    大家此時也明白了安凝的話,她是打算治好這個拄拐老頭的孫子,然后將這件“曇花一現”的二品靈器拿到手。

    要知道安凝的“高山流水”已經很厲害了,但拄拐老頭的“曇花一現”居然能夠將她給壓制住,現在安凝在七擘年會上風頭正盛,如果能夠得到“曇花一現”,無疑是如魚得水。

    安凝怎么可能會放過這個機會!

    她今天在比試的時候,被高原的“含沙射影”給傷到的時候,就是靠著自己的靈器把那些膿瘡給去掉。

    而她封印的這件靈器名為“妙手回春”,出自清代李嘉寶的《官場現形記》中描述的一位郎中。

    其他人今天也見識過安凝的治療術,她的影子被蜮傷到的時候,輕而易舉就化解了那些疾病。

    “哎,早知道這個老頭的曇花一現是真的,我剛才就試試了!

    “嘁,你有治療的靈器嗎?”

    “我倒是有啊,但肯定比不上安家的人!

    許多人也是對“曇花一現”十分眼紅,那可是二品靈器!能夠壓制去年七擘年會排名第八的靈器,這種靈器又豈是那么簡單的?

    安凝的手重新變得通透碧玉,覆蓋著一層綠色的光芒,她朝小男孩走去,看著面色蠟黃的小男孩,蹲下來,耐心地說道:“能讓姐姐看看嗎?”

    小男孩似乎很怕生,一個勁地往他爺爺的懷抱里縮,拄拐老頭摸了摸他的腦袋,疼惜地說道:“不用擔心,爺爺在!

    “小娃娃,你叫什么名字?”

    似乎是為了緩解緊張的孩子,安凝便隨口問道。

    小男孩怯生生地說道:“我叫陸平安,爺爺希望我平平安安!

    拄拐老頭摟緊了陸平安。

    “小平安不要緊張,姐姐幫你看看!

    安凝的“妙手回春”已經拂在了小男孩的額頭上,有一道綠色的光芒沒入到小男孩體內,流轉在小男孩體內。

    小男孩臉上的顏色忽然由蠟黃變成了白色,又變成了深褐色,這突如其來的變化也是讓圍觀的人都覺得意外。

    這個看起來才五六歲的小孩子看那樣子似乎是得了某種怪病,臉色怎么會變得這么快?

    拄拐老頭看安凝的目光也充滿了期待,雖然“曇花一現”這件靈器很厲害,但他更在意的是自己孫子的命。

    安凝的“妙手回春”在小男孩身上探了許久,這才凝重地收回手。

    她的“妙手回春”沒法治療!

    拄拐老頭的目光黯淡了下來,又抱緊了自己的孫子,輕輕地嘆了口氣,顯然應該已經不是第一次有鎮靈師用靈器替他孫子治療了。

    “我來試試!

    “還有我!”

    “我這里有華佗的刮骨刀!”

    “去你的,你想把小孩子給解剖了嗎!再說了,那根本不是華佗的!我這兒有李時珍的草鞋!”

    “草鞋有個屁用!”

    人群里看見安凝的妙手回春不管用,趕緊站了出來。面對二品靈器,但凡身上有封印治療性靈器的人,都爭先恐后地想要幫助小男孩看病。

    萬一要是給治愈了,那就能得到“曇花一現”!

    安凝這邊有些著急,如果讓其他人給治好了這個小男孩,那就意味著他們將會失去這件強大罕見的靈器!

    “不行,我得去聯系家里的人,但凡擁有治療性靈器的人,都讓他們過來一趟!”

    安凝腦海里思緒急轉,也沒再說什么,轉身離開了,回家叫人去了。

    許多人都爭先恐后地拿出各自的靈器,迫不及待地想要替小男孩治療,場面一時有些混亂,拄拐老頭沉聲道:“還請下手注意些,莫傷了我孫兒,加重他的病情!

    辰風站在人群后面,微微沉思著,看著那個小男孩。

    其實他對“曇花一現”并不是那么重視,這件靈器雖好,可以讓別人的靈器作用時間如曇花綻放和凋謝一樣被掌控。

    但他已經有“絕靈無仙”,可以完美壓制別人的靈器,倒用不上“曇花一現”這種東西。

    辰風重視的是小男孩剛才說的話。

    小男孩說他叫陸平安。

    “陸平安,這不是我要調查的人嗎?”

    辰風看著陸平安,老爺子讓他來調查的有十五個人,其中大部分都是七大家族的人,但有幾個人的姓氏不屬于七大家族。

    其中兩個,一個叫陸開濟,另一個叫陸平安。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