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595706.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二百九十八章 恩怨了結

    “快快免禮。(www.9595706.live)”

    朱棣連連地擺了擺手、目光又落在了奚平和的身上,

    “那么、這位是……”

    “哦,這是我的七師弟奚平和,”

    武平文一把將他拉了過來道,

    “這回隨我一同下的山,我便將他也帶到四爺您的府上來了。七弟,這位便是我和你提起的四皇子燕王殿下!

    “燕五殿下,草民奚平和給您見禮!

    比起武平文、奚平和顯得要有禮物的多,見他如此、祝平樂的臉色總算是放輕松了許多。

    接下來、師兄弟三人又依次向道衍也見過了禮,這才落了座。

    見他們來了,道衍的心也放下了不少,至少有祝平樂在、許多問題都可以迎刃而解,更何況又來了一位以保護燕王為樂趣的武平文,那么事情就更好辦多了。

    此時,鄭和已經為眾人端上茶來,之后便侍立在朱棣的身后。大家一邊喝著茶、一邊聽祝平樂將自己打探到的事情講述了一遍,除了有關天山派那兩名弟子入中原以來接觸過哪些人、發生過哪些事外,更重要的還有在平涼府、鳳翔府一發現了“飛劍盟”的蹤跡。

    正說著,忽聽門外傳來一個清沏悅耳的少年人的聲音,

    “四叔,聽說有客人來了是么?”

    隨著話音,柴靖南一腳踏了進來,朝著朱棣點頭笑了一下后,目光一閃、竟然瞬間便鎖定了正在看向他的武平文,一雙大眼睛頓時瞪圓滿了,

    “這個家伙如何會在這里?!”

    話音未落、身形一飄已來到近前、同時出右掌直拍向了對方的頂門。

    雖然是對方乍然出手,可武平文畢竟是絕世高手,一提氣、身子連同座椅瞬間向后平移出數米,本以為足能躲過這一掌,可誰知這少年如同和他產生了吸引力一般、隨著他一同移動,那只手始終離著他的頭頂只有一尺遠。

    見對方如此身手,武平文也不禁暗自稱奇,本來見對方只不過是個十幾歲的孩子,并不打算起身,可現在看起來不離開這把椅子是不行了,連忙一個旋轉從對方掌下躲過,順勢抬腳將椅子往前一踢、隔在了雙方中間,連聲道,

    “等等、等等,你這孩子到底是誰?!干嘛一見面就要打!”

    此時,其他人剛剛反應過來,祝平樂、奚平和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有心上前幫忙,可想到這里畢竟是燕王府,而這孩子看起來明顯也是府中的客人,又不能向他出手。

    而朱棣一見此局面才記起十多年前在徐府的那場風波,想著當時柴靖南正是被武平文的掌風、打成了那個樣子,這孩子見到他又怎么能不發火兒?涩F在已經時過境遷、情況早已不同了,既然都是自己人、當然不能讓他們再打下去了。

    邊自責著自己的考慮不周,朱棣邊著急地喊著,

    “靖兒,快住……”

    “別管他們,”

    一旁的道衍卻笑容滿面地將他已抬起的手拉了回來,

    “讓那孩子和武六俠過過招兒,出口氣也好!

    “哦……”

    想了想、倒是也好,能看到靖兒和華山派的這位高手對陣、倒也是件不錯的事情,朱棣便也不再阻攔,而其他人見狀、當然也就更不好說些什么了。

    此時、柴靖南也不答話,身子凌空而起,腳尖勾住椅子掃到一旁,接著就著空中向后一個翻身,現左掌由下至上再次拍了過來,武平文也看出這孩子是燕王的客人,因怕傷了對方、又不敢硬生生的去接這一掌,只好猱身閃過,而柴靖南再次襲來。

    這書齋雖不如正堂那般的寬敞、卻也不是很狹窄,這二人的武功招勢都是如同層層海浪一般、延綿不絕,只是柴靖南的更顯輕盈,如同一只藍色的蝴蝶般穿來掠去,而武平文綿柔中帶著剛勁,相對的更趨于沉穩。更好笑的是、二人誰都怕傷及屋中的其他人,也怕打壞什么家什物件,邊交著手還邊承擔起了保護這個、守護那個的責任,弄得在旁觀看的人們各個哭笑不得。

    畢竟還是武平文不敢真的使出全力,而柴靖南又年少氣盛,最后終于招架不住這少年人的攻勢、求助般地連聲叫道,

    “四爺、四爺,快來幫幫我!我受不了了!”

    “你這家伙住口!”

    聽他找自己的四叔幫忙、柴靖南更加惱火,連出幾招道,

    “當初不就是你想要傷害四叔的嗎!那時我那一硯臺沒打中你,今天一定要在這里把你打趴下!”

    “?誒?!”

    聽了他的這番話,武平文終于弄明白了這少年到底是誰了,大驚小怪地道,

    “原來你就是那個用硯臺打我的孩子?!”

    “是你先跑到徐府搗亂的!”

    柴靖南再出一招。

    武平文連忙躲過、還真的很關切地問道,

    “你的傷已經沒事了嗎?不要緊吧?”

    “用不著你在這里假惺惺的!”

    柴靖南順勢又是一腳。

    武平文有些無奈地道,

    “好吧,這一掌是我欠你的,你盡管打好了!

    邊說邊停止了防御,武平文索性就站在那里等著這孩子打過來。

    朱棣真的實在是坐不住了、急聲道,

    “靖兒快快住手!不要傷害武六俠,四叔求你了!”

    然而柴靖南雖然在這瞬間愣了愣,可他的這一掌還是拍到了武平文的胸前,就在眾人一驚之即,只見隨著他的力度,武平文的身子向后倒去,卻不偏不倚穩穩地坐在了身后的一把椅子當中。

    柴靖南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便不再理武平文、轉身跑到了朱棣的面前,道,

    “四叔,這家伙為什么會在這里?然后你還不讓靖兒打他?”

    “靖兒,武六俠是四叔請來的客人,”

    見他并沒有真的打下去,朱棣長長地松了口氣、笑道,

    “而且,他還救過四叔好幾回呢,看在四叔我的面子上、你不要再生他的氣了好么?”

    “他救過您?”

    柴靖南又扭過頭滿懷敵意地打量了武平文一下、道,

    “好吧,既然四叔你都這么說了,靖兒就懶得再理他了!

    “多謝小朋友手下留情了,”

    如釋重負地出了口氣,武平文笑著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不過你這孩子身手真的很了不得啊,看樣子你的傷這是全都好了,那我就放心了!

    “本來也用不著你來操心!”

    柴靖南連頭都懶得再回了,根本就不去看他。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