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595706.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七百五十三章:第一屆酒量大賽

    看了眼十老他們,李皓皺眉問道:“所以你們是想讓我怎么辦?”

    “徹底說明遺跡的事情,趁著大會的時期,讓所有人都加入到探索遺跡的事情,齊云山那邊也不會想到你會這么干,到時候我們趁機找到袁淳山,徹底把他留在齊云山里面。(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老天師臉色冷淡的說了聲,語氣也是十分的凝重。

    弄死袁淳山,這可不是個簡單的事情啊。

    活了不知道多少歲的人,心里鬼著呢,怎么會說弄死就能弄死?

    連沈家都被袁淳山擺了一道,要不是沈青最后沒有對他們動手,恐怕沈家那一次,武道界年青一代就會出現斷層了。

    惹不起惹不起……大佬啊。

    “你們都是認真的?”李皓臉色難看的說道:“弄死袁淳山,而且還是在人家的地盤,這難度有些大啊!

    “就因為難度大,所以我才讓你說出去!崩咸鞄熼_口道:“遺跡里面有不少寶貝,如果能找到陣眼,整個遺跡都是我們的,到時候眼紅的人都會進去,齊云山也會忌憚我們幾分,袁淳山怕死的很,我們幾個人一起出手不是沒有可能!

    他們的計劃很簡單,就是利用遺跡的出現,讓各大勢力的人去吸引齊云山的視線,然后他們在趁亂來上一波。

    當然殺袁淳山是首要的任務,如果有可能說不定還能得到遺跡的陣眼。

    就算是陣眼拿不到,其他的一些法器靈果也不是沒有可能。

    李皓沉默了下來,他并不是那種喜歡利用別人的人,上次在沈家也是迫不得已。

    現在好了,十老他們居然嫌棄武道界人手不足,打算把整個世界的高手都拉進來,這不是開玩笑嗎?

    萬一被這些人知道了,還不得追著打死他。

    風險太高了……

    “就沒有其他辦法嗎?”李皓皺眉問道。

    老天師搖了搖頭說道:“除非你有把握殺進齊云山,不然希望太小了,齊云山的地勢復雜,更是有十萬大山的說法,我們都不一定能打通,更不要說是你一個人了!

    這話說的確實沒錯,齊云山可不是誰都能去打的,現在袁淳山可是有自己的超凡級兵團了,打起來吃虧的可是他們。

    “能讓我考慮一下嗎,畢竟這件事情有些大!崩铕┏谅曊f道。

    老天師他們也都嘆了口氣,似乎知道事情很嚴重,也沒有急著催促李皓快點。

    遺跡開啟的時間還不確定,得讓武老爺子繼續計算才行,不過李皓的時間不多,恐怕得在大會開始前做好決定。

    這可是一場關乎整個武道界的戰爭,萬一失敗了,華夏恐怕就就不會再有武道界的存在。

    李皓也不再打擾他們,起身就告別了十老,一出門就聽到程國棟繼續唱了起來。

    好吧,這幾位都是沒心沒肺的人了,就知道把重擔交給他們年輕人,為老不尊啊。

    不過他還是把這件事情記在了心里,想著到底要怎么辦才好。

    他從來沒有去過遺跡,恐怕全世界也就十老他們知道遺跡的存在,其余人也都是在羅布泊那里撿裝備的。

    法器靈果雖好,但也得有命拿才行啊。

    離開了這里,李皓就獨自去了隱仙小筑那邊,特意鉆進了三個八包廂,他并不是為了唱歌,而是找個稍微安靜一點的地方,好好的想一下這件事情。

    沈青帶著出馬仙家的人轉了一圈之后,就安排出馬仙家的人住宿的事情,然后也來到了李皓這里。

    畢竟李皓在哪的消息,很容易就能打聽到。

    一推開包廂門,沈青就看到坐在角落,抱著腿蜷縮在沙發角的李皓。

    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李皓這個樣子,平日里那個大大咧咧,說話讓人有些不爽的李皓已經不見了,反而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個陌生人。

    猶豫了一下,沈青還是走了進來,拿起桌子上的啤酒開了一瓶,然后倒了兩杯,一杯遞給了李皓。

    “謝謝!崩铕┞曇粲行┥硢〉恼f了聲,接過啤酒狠狠的喝了下去。

    沈青笑了笑也跟著喝了下去,“嘖,你這是遇上麻煩了?”

    “大麻煩,可能會害死所有人!崩铕┏谅暤溃骸拔覐膩頉]想過自己會被這么看好,以前一直想著好好的做一個普通人,現在才發現自己被那么多人看好,他們多希望我能挑起那個擔子,可我感覺自己挑不動!

    雖然有些不明白這話的意思,沈青還是笑著說道:“你這樣子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感覺好像被滅門的是你們李家一樣!

    “你可能會被揍的!崩铕┨ь^認真的說了聲。

    “嘿,這話聽著熟悉!鄙蚯嘈χo李皓又倒了一杯啤酒,問道:“說說看吧,我倒是挺好奇什么事情的!

    李皓看了眼手里的啤酒,失笑道:“十老說齊云山有個遺跡要出現了,讓我在大會的時候說一下!

    “所以十老打算讓你坑一把我們?”沈青笑呵呵的說道:“遺跡啊,上次我們沈家好像也撿到了一件法器,可惜被公司收走了,不過就算你不說這件事情,他們也遲早會知道的!

    “你說齊云山聽到這個消息,到時候會怎么辦?”沈青沉聲問道。

    “準備?探索遺跡?”李皓皺眉道。

    沈青點頭說道:“沒錯,遺跡事關重大,袁淳山和麻衣神算不可能就這么放棄,到時候我們遲早會在遺跡里碰到,而這也將會是我們第一次交手!

    遺跡出現的位置是在齊云山,到時候齊云山也會第一時間知道,而且第一時間進入。

    這才是他們和齊云山真正交手的時刻啊。

    李皓想通了這點也就不繼續想了,反正早晚都要進遺跡,現在提前通知了,還能讓眾人有個準備。

    嗯……真特么聰明啊。

    當即李皓的心情就好了很多,直接打開了一打啤酒,擺在沈青面前笑道:“喝,今天誰先吐誰是孫子!

    沈青:mmp……

    合著我剛才就不應該多說啊,這么多啤酒我不得喝死?

    看了眼李皓已經拿起瓶子開始吹了起來,沈青的心里就開始打顫啊。

    這么個喝法,這孫子他是當定了?

    不能輸!輸人不輸陣,這氣勢絕對要保留!

    當即他也拿起一瓶喝了起來,那架勢幾乎是要和李皓死扛了,而且他的速度已經快

    要追上李皓了。

    這時,包廂門又被推開,胡金萬探頭看了眼里面,瞇著小眼睛嘿嘿的笑了起來。

    “呦呵,都已經喝上了啊!焙鹑f笑著走進來,還不忘順手把門給關上,然后搬了個小皮墩坐在了二人多面。

    看著兩個人拿瓶吹的樣子,他就有些興奮,想著要不要現在加入進去。

    李皓和沈青都喝了兩瓶了,他加入的話絕對是占便宜的。

    “你們這是怎么個喝法?帶我一個唄?”胡金萬拿起一瓶酒看了看,笑呵呵的問了一聲。

    李皓把第三瓶解決完,打了個嗝說道:“拿了就喝,誰先吐誰孫子!”

    說完他就看了眼沈青,拿起第四瓶就開始喝了起來,絲毫沒有打算要認輸,心里也暗嘆沈青這酒量可以。

    胡金萬看著手里的酒瓶,一時間就感覺有些頭大。

    誰先吐誰孫子?!

    這玩法有些大啊,他手怎么就這么賤呢,為什么要拿著一瓶酒?

    看著李皓和沈青第四瓶都下去一半了,他也連忙拿起來開始豪飲,一點都不想要去認輸。

    之后舒遠也進來了,被胡金萬強塞了一瓶,然后忽悠著一起喝了起來,四個人就大眼瞪小眼的干喝。

    舒遠喝了兩瓶就不行了,趴在廁所門口哇哇的吐,整個人都喝的有些懵逼,這還是他第一次喝酒,結果就兩瓶的量,成了第一個當孫子的人。

    漸漸的,李皓他們的戰場這邊人越來越多,舒遠趴在廁所門口就沒起來過,出馬仙家的人給幫忙看著,其余人都是看熱鬧的,想知道誰能撐到最后。

    地上的啤酒瓶越來越多,第二個倒地的就是沈青,到最后還是沒有撐住,當著眾人的面就噴了出來,趴在地上沒了意識,嘴里的啤酒直接開始倒流。

    最后的戰場就剩下了李皓和胡金萬,兩個人誰也不輸誰,拿著酒瓶就是干。

    半途中胡金萬感覺有些撐,轉頭看了眼廁所那邊,發現舒遠還在那里趴著,直接讓人拿了一個桶過來,然后叼著酒瓶開始解腰帶。

    這一出嚇到了不少的人,那些女生都是一個個尖叫著跑了出去,離開的時候還不忘罵一聲流氓。

    男的倒是無所謂,嘿嘿的大笑了起來,有的人甚至不忘拿出手機拍照。

    現在的胡金萬早就喝傻了,一看有人拍照,居然還沖著那邊比劃了一個剪刀手。

    李皓就比較精明一點,趁機擺手說道:“不行了,我認輸了,第一屆武道界年輕一輩酒量大賽,勝者是胡金萬!

    說完他就直接起身,晃晃悠悠的走了出去,然后直接去了隔壁包廂,趴在廁所門口瘋狂的吐了起來。

    相比較李皓認輸去吐,顯然胡金萬這邊更受歡迎,男的直接堵在門口,跟著繼續喝了起來。

    這一晚上注定不會平靜了,李皓還做了一個很美的夢,很美很美……

    年輕一輩的人聽到有這么一個活動,紛紛跑過來觀看胡金萬的壯舉,特別是被胡金萬揍過的人,都是一臉得意的拍著照片。

    一直到所有人都喝醉了,齊刷刷的從包廂內趴到了ktv的大廳中間,這次的比賽才算是徹底的結束。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