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9595706.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四百一十五章 意料之內

    在蘇白看來,除了開掛的雙龍之外,其余人的實力基本都沒有太多的捷徑,全部是依靠自己一步一個腳印走出來的。(www.9595706.live)

    跋鋒寒自從部落被金狼軍屠戮之后,他接下來的成長軌跡就是一條孤狼之路,全部充滿了廝殺與血腥,畢竟草原那個地方弱者是沒有辦法存活下來的。

    后來又因為誅殺畢玄的大弟子之后,受到無盡的追殺,他能夠活到現在,看起來活得還挺滋潤,就表明對方的實力不凡,有著自己的憑仗,今日的上門絕非沒有底氣。

    不過蘇白知曉,歐陽希夷卻不知曉,他現在和王世充與王通生出同樣心意,且比他們更清楚這跋鋒寒實是繼畢玄后突厥最厲害的人物。這般年紀,怛武功已到了深不可測的地步。

    而憑他觀人之桁,更知此子乃天生冷酷無情之輩,這種人若作起惡來,為禍最大。意到手動,歐陽希夷冷哼一聲,一劍迎書對方由左側畫來的一刀劈去。

    這一劍看來平平無奇,怛實是歐陽希夷一生功力所采,達到了化腐朽為神奇,大巧若拙的境界。

    即管“武尊“畢玄親來,諒亦下敢等間視之。歐陽希夷的“沉沙劍法“專講氣勢,置諸于死地面后生,勝敗決于數招之內。這刻動了殺機,出手又與剛寸試探的一劍不同。

    跋烽寒雙目神光閂閃,腳下踏著奇異的步法,只在丈許的距離游走,使人感到他并非直線進擊,而是不斷改變角度方向,但偏又好象只是直線疾進。那種難以形容的感覺,只是旁觀已教人感到頭痛,與他正面對敵者的感受如何更是可想而知。

    隨跋烽寒來的白衣美女首次露出注意神色,全神注視交戰中的兩大高手。

    寇仲和徐子陵則是看得眉飛色舞,心領神會。暗付原來步法竟可生出如此妙用。

    歐陽希夷一聲暴喝,閃電橫移,竟在跋烽寒長刀當胸抑至前,不迎反避,來到了對方左側丈許處。

    誰都不明白一向以硬拚見稱的他為何采取這種戰略,只有高手如王通、王世充、單瑰晶等才明白他是看不透對方的步法,寸不敢冒進,其令人震駭洼是不用說也可想而知了。

    不過他這一避深含奧理,恰是閃到對方刀勢最弱處,所以絕非落在下風。跋鋒寒喝了聲“好“,竟猛地后退。氣機相引下,歐陽希夷手中古劍化作驚濤駭浪般的劍影,大江傾瀉地追擊而去。

    跋鋒寒像早預知了有這種梭果,冷靜得像個無風無浪的深潭,俊偉的容顏靜若止水,疾退尋丈后,又搶了回來j橫刀封架。他的一退一進,就像潮水般自然,本身已具有渾然天成的味兒,教人生出難以言喻的奇異感覺。

    王通等再不能掩飾臉上驚駭的神情。打由跋鋒寒入門開始,他們已察覺到此子的不凡處,怛仍夢想不到他厲害至此。

    “當當當!一

    在電光石火的迅疾光景中,兩人交換了三招。曰時刀光四射,劍氣橫空。劍芒刀勢,籠罩著方圓三丈處,圍觀者都下意識地想盡量退離這令人驚心動魄的戰場。

    跋鋒寒忽地刀勢收窄,只緊守一個窄少的空間,憑其奇異的步法,在歐陽希夷有如驚濤駭浪,大開大闔的劍影中,鬼魅般待移封格。

    乍看似是他落在下風,怛王通等卻知道這實是對付歐陽希夷最高明的策略。要知凡以便攻為上的招數,最是耗損真氣,假若跋鋒寒能把目前的情況延長下去,到歐陽希夷力竭時,就是跋鋒寒反守為攻的一刻了。

    當然,歐陽希夷積七十多年的功力,氣脈悠長,可能跋鋒寒未捱到那刻早已一命嗚呼,怛看他現在的縱退白如,誰都不敢說一向能以兩三式決勝負的歐陽希夷可在那一刻之前宰掉他。

    王通和王世充同時長身而起,卻苦在不能插手。

    歐陽希夷此時心無旁鴦下唰唰唰一連三劍連續劈出,每一劍取的都是不同角度,力道忽輕忽重,任誰身當其鋒,都會生出難以招架的感覺。但偏是跋鋒寒長刀疾運,一一化解,還刀勢突然擴張,取口了少許主動,其勢并且保持下去。

    寇仲和徐子陵雖然沉迷觀戰,但是那種渾水摸魚的本能還在,偷眼向對面的單婉晶望去,只見她美目異采漣漣,一瞬不瞬地盯著威武若天神的跋鋒寒,似若已把他們兩入完全忘掉。尚明等則是州臉震駭,全神注視場上的惡斗。

    又瞄了瞄蘇白好像也沉迷場中的戰斗,也沒有太關注他們。兩人對視一眼,心道:此時不走,更侍何時。

    他們雖有點舍不得觀戰,但小命要緊,試探的往大門處硬擠過去。給他們擠單的人,都似毫無所覺,自動讓開些許容隙好得繼續觀戰。好不容易擠到最擠迫的大門處,蕭音忽起。

    兩人好奇心大起,誰人會在此時還有閑情逸致吹簫呢?不由窗神傾聽。

    那簫音奇妙之極,頓挫無常,每在刀劍交擊的空間中若現若隱,而精采處卻在音節沒有一定的調子,似是隨手揮來的即興之作。卻令人難以相信的渾融在刀劍交嗚聲中,音符與音符問的呼吸、樂句與樂句間的轉折,透過簫音水乳交融的交待出來,縱有間斷,怛聽音亦只會有延錦不休、死而后已的纏綿感覺。其火侯造諳,碓已臻登烽造極的簫道化境。

    隨著蕭音忽而高昂慷慨,忽而幽怨低□,高至無限,低轉無窮,一時眾人都聽得癡了。

    寇仲和徐子陵像書了魔般給蕭音勾動了內心的情緒,首次感受到音樂比言諳更有動人的魅力,竟忘了逃走。

    場中拚斗的兩人殺意大消,虛擊一招后,各自退開,肅立恭聆。

    白衣女冰冷的玉容第一次露出心神顫動的微妙表情,似有所思所感。

    簫音由若斷欲續化為糾纏不休,怛卻轉柔轉細,雖亢盈于靜得不聞呼吸的大廳每一寸的空間中,偏有來自無限遠方的縹緲難測。而使人心述神醉的樂曲就若一連天籟在某個神秘孤獨的天地間喃喃獨行,勾起每個人深藏的痛苦與歡樂,涌起不堪回首的傷情,可詠可嘆。

    蕭音再轉,一種經極度內斂的熱情透過明亮勺稱的音符綻放開來,仿佛輕柔地細訴著每一個人心內的故事。

    簫音倏歇。

    大廳內沒有人能說出話來。

    王通此時早忘了跋鋒寒,心中殺機全消,仰首悲吟,聲調蒼涼道:“罷了!罷了!得聞石小姐此曲,以后恐難再有佳音聽得入耳,小姐蕭藝不但盡得乃娘真傳,還育出于藍,王通拜服!
六肖中特期.期准免费